小尘土的博客
    春色三分依旧,一分流水二分尘土。向来不读圣贤书,全凭信口胡诌。
最新公告
欢迎交流指导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238
  • 收藏数:1
  • 图片数:0
  • 评论数:89
  • 浏览数:497137
  • 开设时间:2007/8/8
  • 更新时间:2016/2/19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2016年2月19日 07:57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72 神女
    72 神女
    《乐中悲》中“云散高唐,水涸湘江”,是个熟知的典故:
      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其上独有云气,崒兮直上,忽兮改容,须臾之间变化无穷。王问玉曰:“此何气也?”玉对曰:“所谓朝云者也。”王曰:“何谓朝云?”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阴,旦为行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宋玉《高唐赋序》)
      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使玉赋高唐之事,其夜王寝,梦与神女通。(宋玉《神女赋序》)
    屈原在《离骚》中把自己比做被君王抛弃的美人,红楼作者把祖先比做“荐枕席”的巫山神女,都是伺候君王不到头的意思。曹家的历史是先受宠信后被抛弃的历史。“史”者史也,“湘云”者梦也,用梦笔来写家史。
    因之红楼梦曲子《终身误》开头两句“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两句,正面意思是说宝玉跟钗黛的三角恋爱关系,只是扇子的“阳”,表面意思。反面真正的意思是喻曹家与皇室的因缘。
    “都道是金玉良姻”, 比喻曹家跟皇室的因缘。女真语爱新觉罗就有金的意思,他们是女真金人的后裔,曾用后金做国号。玉则暗指曹玺。曹家任织造几十年是康熙与曹家的蜜月期,曹家人都以为富贵连绵终身有靠。“俺只念木石前盟”, 曹李两家远祖均为中原汉族,跟中原的一木一石同根。木在书中写为二木,喻南京的曹和苏州的李。梦醒后反思,当了几十年皇家的奴才,中断了与中原草根人氏的骨肉联系,是十分可惜的。回想起来很后悔,早年如果不投靠清廷,还是个中原平民,或许家境要好一些。《终身误》即跟错人了,《乐中悲》是说认错亲了。
    第七十八贾宝玉写《芙蓉诔》“前言”中说,他是“远师楚人之《大言》、《招魂》、《离骚》、《九辩》、《枯树》、《问难》、《秋水》、《大人先生传》”的写法,史湘云就是类似屈原《离骚》的一个比喻。
    第四十九回:
    一时史湘云来了,穿着贾母与他的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头上带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黛玉先笑道:“你们瞧瞧,孙行者来了。他一般的也拿着雪褂子,故意装出个小骚达子来。”
    “达子”是中原百姓对北方民族的歧视称呼,今天民族和睦,早不用这些不礼貌的词语了,曹雪芹那个时代没有这样高的觉悟。黛玉的嘲笑与前节宝玉的“犬戎名姓”,都是讥剌皇族的。本来是“二姓”仇家,却当成本姓一家。本来不是皇亲,硬要装扮成皇亲挤进皇亲行列,最终是一场空。.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6年2月11日 16:08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71 湘云
    71 湘云

    小戏子葵官是唱大花面的,转业后当了史湘云的丫头。葵的头向着日头转,照应史湘云判词中的“展眼吊斜晖”。大花面暗合史湘云豪爽的性格。大花面不扮女子,因此史湘云在书中表演的也不是女子。
    湘云素习憨戏异常,他也最喜武扮的,每每自己束銮带,穿折袖。近见宝玉将芳官扮成男子,他便将葵官也扮了个小子。那葵官本是常刮剔短发,好便于面上粉墨油彩,手脚又伶便,打扮了又省一层手。…………湘云将葵官改了,换作“大英”。因他姓韦,便叫他作韦大英,方合自己的意思,暗有“惟大英雄能本色”之语,何必涂朱抹粉,才是男子。(六十三回)
    史湘云给读者的印象,是一位聪明美丽性格豪爽活泼可爱的女子,这是因为作者的艺术手腕太高了。其实史湘云是作者用了中国古代诗歌的比喻手法暗写家史。“大英雄”是自夸祖先。
    先说史湘云的名字。北方方言,“云”就是画在布上的家谱。一块黄布,上面写着本家族列祖列宗的名字,最上面中间是“立祖的”男女两人,下面一代一代分支,最下面则密密麻麻一大行,类似一棵倒立的大树,村人都叫它是“云”。旧年除夕全族老幼人等都要“拜云”。笔者幼时也拜过几回“云”。因此“史湘云”即“回想家史”的意思。
    作者写书时望着列祖列宗的牌位,反思曹家的历史,认为祖先当年犯下一个大错误。既有今日,何必当初?(二十八回)如果当年祖上不当皇室的奴才,只是个平民百姓,或许家境要好得多,不会落到这步田地。史湘云背后不是一个人,是曹家远祖到曹玺曹寅一直到曹頫曹霑由盛到衰的家史。
    胡适先生说红楼梦是作者“自叙”,就是作者在史湘云等人物身上用诗歌的比喻手法演绎家史。
    据周汝昌先生的《曹雪芹新传》提供的资料,曹家先人也是中原人氏,后来移居关外,在明末清初的战乱中成了满洲皇室的奴隶。顺治间一个偶然机遇曹玺的夫人孙氏当了康熙的保母,曹家与大清皇室结下不解之缘。康熙在位时,曹家连任了几任江宁织造,过了几十年富贵尊荣的生活,显赫一时。曹寅任过苏州织造和江宁织造,兼管过盐务,是曹家的黄金时代。曹寅爱好通俗文艺,诗文造诣很深,在文学上有所建树。康熙死后,继任江宁织造的曹頫因亏空库银被抄家籍产。据清人笔记和作者自叙,曹家在乾隆时沦入社会底层,生活极为贫困。
    贾母说她小时候家里有个亭子叫枕霞阁,(三十六回)史湘云写诗的马甲是“枕霞旧友”,可见史湘云是跟贾母同辈的人。“枕霞旧友”的《对菊》诗有两句是“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三十八回)作者感叹:假如我的先人曹寅看到我写的书,一定会赞赏书中二玉宁折不弯的品格,可惜现在读懂《石头记》的知音太少了。——也许曹頫幼年就有写诗的天赋,曹寅十分喜欢这个侄儿,就像书中贾政欣赏宝玉的诗才一样。
    后面又画几缕飞云,一湾逝水。其词曰:富贵又何为?襁褓之中父母违。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乐中悲]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第五回)

    几缕飞云即史湘云,一湾逝水即翠缕。判词和曲子都强调史湘云是“襁褓中”父母双亡,意即对她的亲父母没有记忆,比喻出生前明朝就亡了。
    本来没有亲人,把外人或仇家误认为亲人,是全书的悲剧主题。第二十回林黛玉嘲笑史湘云分不清“爱”和“二”,也是一个隐喻。“二”就是“二下旁人”“二姓外人”。二婶娘不是亲娘,史湘云忘了这一点;爱新觉罗氏是“二姓外人”,曹家祖先头脑不清醒,忘记了这一点。曹家错把清廷当做靠山,这就是悲剧的根源。大清皇室对待非满旗人,只是当做奴才使用,他给你荣华富贵就像给牛马喂好草好料一样,目的是让你为他耕地拉车,并不是对你有什么感情。“富贵又何为?”“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就是这个意思。
    “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作者的上辈人们,曹玺曹寅等都是“痴心”的老实人,不计较养父生父,没有民族偏见,忠心耿耿地为清廷主子效劳,当长辈伺候他们,没有一点怨言。
    “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后来遇到了“才貌仙郎”——这个才貌仙郎既不是卫若兰和冯紫英,更不是贾宝玉,而是指的康熙皇帝。康熙对曹家恩遇有加, 曹家上辈以为子孙后代能长久富贵,但“虎免相逢大梦归”,(第五回)康熙死于虎年冬月即免年子月,曹家几十年的繁华美梦结束了。乐中悲是曹家跟皇室关系的写照,先乐而后悲也。
    解读到这里,返回来再看第一回。第一回写到甄家丢失了女儿英莲,葫芦庙失火时,甲戌本有一副对偶眉批:“喝醒天下父母之痴心;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上联是因,下联是果。“南直”即南直隶,“召祸”指江南曹李两家织造的亏空库银案。作者认为南直召祸的根源是父母即曹玺曹寅的“痴心”所致。甲戌本第十五回的批语说的更明白:“所谓源远水则浊,枝繁果则稀,余为天下痴心祖宗为子孙谋千年业者痛哭。”作者从哲学和政治的高度反思,曹家败落的原因是祖宗的错认亲。“葫芦庙”者身居胡虏治下也,胡虏本是外人,祖上不该对他们过于“痴心”,最终给子孙后代埋下祸根。祖上投靠清廷的初衷是为了子孙立业,适得其反。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6年1月7日 08:28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70 阴阳




    70  阴阳
    再回到第三十一回湘云翠缕二人的谈话。
    史湘云道:花草也是同人一样,气脉充足,长的就好。翠缕把脸一扭,说道:我不信这话。若说同人一样,我怎么不见头上又长出一个头来的人?……”
    翠缕把花形较长的复瓣花说成“头上又长出一个头来”的“楼子花”,暗中是说石榴花——石头留下的文字,即石头记中人物。一个人物有多个版本,有初级版本,有升级版本。比如龄官、红玉、晴雯和黛玉,其实全是绛珠仙草的化身。袭人和宝钗,也是同一形象的不同版本。
    …………湘云道:怎么有没阴阳的呢?比如那一个树叶儿还分阴阳呢,那边向上朝阳的便是阳,这边背阴覆下的便是阴。翠缕听了,点头笑道:原来这样,我可明白了。只是咱们这手里的扇子,怎么是阳,怎么是阴呢?”湘云道:“这边正面就是阳,那边反面就为阴。
    这一段主仆二人论阴阳的谈话很长,本文略去很多,其实并非闲文。就拿扇子来说,本回回目就是“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书中有很多关于扇子的情节。不光有晴雯撕扇,还有“宝钗借扇机带双敲”,宝钗扑蝶用的是扇子,袭人偷听二玉诉肺腑也是送扇子。元妃赠送礼物也多有扇子。
    古乐府诗有《怨歌行》:“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后人常用“秋扇之捐”来形容弃妇。
    史湘云说的扇子“这边正面就是阳,那边反面就是阴”,正面是阳比喻金玉姻缘。从文字正面看指二宝的亲事,这是“阳”,其实扇子的反面才是作者真正要表达的意思,可惜不能明说,这就是阴。其实就是暗比当年爱新觉罗氏(金)跟曹家祖上曹玺(玉)结下的因缘。也就是本回写的金麒麟。扇子的反面就是第五回的“木石前盟”。
    翠缕笑道:这有什么不告诉我的呢?我也知道了,不用难我。湘云笑道:你知道什么?翠缕道:姑娘是阳,我就是阴。说着,湘云拿手帕子握着嘴,呵呵的笑起来。翠缕道:说是了,就笑的这样了。湘云道:很是,很是。翠缕道:人规矩主子为阳,奴才为阴。我连这个大道理也不懂得?湘云笑道:你很懂得。
    此篇谈话是以石榴花为主题。翠缕“主子为阳奴才为阴”那两句,给了看官一个重要启示:石头记中人物的阴阳,不是指人的性别,而是暗比人物的身份,主子为阳奴才为阴。第二回介绍贾宝玉的言论:“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并不是指人的性别,男人是比喻主子的,女儿是比喻奴才的。书中把史湘云写为女子,是比喻他的奴才身份,不是性别。而红楼梦曲子《乐中悲》中的“才貌仙郎”也不是说丈夫,而是比喻遇见了一个好主子。“榴花开处照宫闱”,元春既是榴花,背后隐写的真人并非女性,贵妃是皇上宠幸之喻,譬喻其政治地位——奴籍。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2月29日 07:34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69 并蒂菱
    69 并蒂菱
    宝玉笑道:你有夫妻蕙,我这里倒有一枝并蒂菱。(第六十二回)
    香菱便掣了一根并蒂花,题着联春绕瑞,那面写着一句诗,道是:连理枝头花正开。注云:共贺掣者三杯,大家陪饮一杯。香菱便又掷了个六点,该黛玉掣。(第六十三回)
    文中所说的“并蒂菱”和“连理枝”,就指香菱和黛玉。
    黛玉道:我自来是如此,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到今日未断,请了多少名医修方配药,皆不见效。那一年我三岁时,听得说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从。他又说:既舍不得他,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世。疯疯癫癫,说了这些不经之谈,也没人理他。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贾母道:正好,我这里正配丸药呢。叫他们多配一料就是了。
    【甲戌侧批:为后菖菱伏脉】(第三回)
    甲戌本批语“为后菖菱伏脉”十分费解,作者写有贾菖贾菱两个人物,都是小到不能再小的龙套,按说不会跟林代玉扯上关系。再说以上大段引文是介绍林黛玉的病源和吃药的,怎么会为“菖菱”伏线?
    其实这是故意写的白字,菖菱即“唱菱”——第五回太虚档案中的“咏菱妙句”。甲戌本在香菱判词“根并荷花一茎香”后的夹批是“却是咏菱妙句”。林代玉跟香菱是同根同茎的两个人物。
    前面小尘土说黛玉与晴雯全是绛珠的分身,现在又说黛玉跟香菱是并蒂菱,这不是前后矛盾吗?看起来似有矛盾,其实并不矛盾。
    (一)正因为晴黛同是绛珠入世到绛芸轩的分身,两人实为一人,并不妨碍跟香菱成为并蒂菱;
    (二)第一回批语说绛珠作者的“血泪”,正文说作者有“一把辛酸泪”。“一把”就是写了五个人物。晴雯是悼亡之泪,写书的缘由;香菱是自伤的眼泪,黛玉是眼泪的总和,所以香菱跟黛玉挨得最紧,是并蒂菱。
    (三)作者把眼泪写在书里,分化到多个人身上。香菱和黛玉身上都有作者的身影,香菱写作者的苦,黛玉写作者的愤。
    (四)香菱太虚档案画中桂花栽在“水涸泥干”的池沼里,暗喻富贵荣华根基不牢,最终“莲枯藕败”。判词“平生遭际实堪伤”是作者自况;
    (五)第十九回贾宝玉给林代玉讲耗子的故事,暗示林黛玉是“香玉”合成的。
    再看看作者是如何描写香菱和黛玉两人的:都是姑苏人氏,富家独生女儿。三岁时和尚要化她出家。和尚对香菱是先大哭又大笑,对黛玉是说“不许见哭声”。林代玉是成天哭着以泪洗面,香菱却总是嘻嘻笑着。林代玉的病总不能好,香菱最后也得了“乾血之症。”
    香菱在太虚幻境的档案中,排在晴雯(第一名)跟袭人(第二名)之后,黛玉(第三号)宝钗(第四号)之前是一个承前启后的关键人物。
    第一回甄士隐在梦中听到的是绛珠还泪,见到的是蠢物入世。看到假真联大叫一声,醒来“又见奶母正抱了英莲走来。”梦中是假醒来是真。可见英莲与绛珠石头有密切关系。还有第二十三回末林代玉进入《牡丹亭》《西厢记》戏文之中,正在“心痛神痴”,被人背后击了一掌,却是香菱。戏中黛玉出了戏是香菱。
    香菱四岁被拐,认拐子为父,十四五岁逢冤遇孽,生活在“金陵一霸”薛蟠淫威之下,暗合曹霑的遭遇。曹霑是书的作者之一。“菱花空对雪澌澌”与“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讲的是一回事。“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二十八回)香菱是面菱花镜,能照见作者的影子。贾宝玉身上也有作者年幼时的影子,两人都“呆”。香菱是呆香菱。贾宝玉呢,书中不止一处写他的呆。他的亲姐姐元春晋升贵妃,大家都乐坏了,“独他一个皆视有若无,毫不曾介意。因此众人嘲他越发呆了。”(第十六回)
    书中的香菱,从小被人犯子打怕了,逆来顺受随遇而安。看书的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她本人并不觉得怎么不幸,成天呆头呆脑地安于现状。书中写她每次出场都是嘻嘻笑着,没有什么不满。有时跟金钏儿玩耍,有时跟荳官们斗草,还有兴致游园观景,活得挺滋润的。她写诗的处女作《助兴常思玩》:“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极力歌颂美好生活,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当薛蟠要娶夏金桂,贾宝玉为她担忧时,她甚至表示反感。柳湘莲抱打不平,把那个害香菱的恶棍痛打了一顿。有人替她报了仇,把毁坏她终生幸福的薛蟠教训了一番,她除不感激柳湘莲,反而心疼起起薛蟠来,把眼睛都哭肿了。
    不是作者有意写成这样,一个从小被拐的忘记父母的女孩只能是这样,在薛家当奴隶的物质待遇要比人犯子那里高得多。
    作者写书的目的,是要对世人表达自己的愤怨。人犯子不可能供香菱上学,她不会写诗,无法反映作者的心声。作者只好让香菱的魂重返故乡,复活了一回。即用香菱的籍贯身世,又写了一个人物,她就是林黛玉。“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说的就是这个意思。香菱判词“两地生孤木”后,紧接着的是“两株枯木”的玉带。寓意十分清楚。
    作者把自己的身影和写书的过程写在书里,分化在多个人物身上。贾雨村甄士隐都是暗写作者。英莲是甄士隐的女儿,林黛玉是贾雨村的学生。林黛玉在第三回贾雨村带来跟读者见面,香菱是第四回薛蟠带到贾府的。但是贾雨村乱判葫芦案,英莲也是当事人。甄家是贾雨村的恩人,如果没有甄士隐资助银两衣物,贾雨村就不能上京赶考身登显贵。可是贾雨村却枉法断案,让英莲落入“金陵一霸”火坑之中。真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看官异口同声骂贾雨村,作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其实贾雨村第二回的考中当官,全是根本没有的事,全是梦幻。贾雨村这个人物,就是假话胡诌的意思。红楼梦写的是戏,人物全是演员。作者故意往自己脸上抹一把黑,扮演反面角色,增加戏剧效果。
    贾雨村为什么要给自己脸上抹黑呢?因为不愿意暴露作者的真实身份。面对乾隆年代的文字狱,写这样一本讽喻朝廷的书,被发现了是会杀头的。那个年头写书,就像在鬼子治下当间谍搞破坏一样,要伪装成顺民的样子。只有把书写的迷离恍惚,让人摸不着头绪,才能避免文字招祸。
    而且按书中情节讲,贾雨村也无法救英莲。看书的只会说风凉话,轮到自己在贾雨村的位置,也未必能处理好这桩葫芦案。贾雨村的第二次复职当官,靠的是贾政的门路。而贾政是凶手的姨父,同样是贾雨村的恩人。如果贾雨村硬要捉拿凶手,正如门子所言,不光惩治不了薛蟠,恐怕自己的官位难保,或许还会有惹出更大的灾祸。
    读者可能会问,贾雨村即使不能搭救英莲,起码应该告知甄家丢失女儿的下落,但书中没有写。且慢,贾雨村并非知恩不报的小人,他是书的作者,能用笔来报答甄家,这叫知恩笔报。他又写了第二个香菱即林代玉,亲自教她写诗和做人,并亲自带到故事里跟读者见面。而且把她写成薛家的对头,就是替香菱出气。在第三十八回教香菱学诗,就像贾雨村教林黛玉一样。
    也可以说作者写了两个版本英莲的故事。第一个版本是元宵节后被拐子抱走了,后来被薛蟠带到京城,就是香菱。第二个版本是:从小父母都被“捐馆”逝于扬州城,失去土地房产,由东北林海来的人养活,后来养在王熙凤治下。终日望着“新罗”窗外的奈何天以泪洗面。
    并蒂菱,就像给人画像,画了两张。一张是真实面容。另一张经过加工美化,看进来比真人漂亮很多。接近现实的叫香菱,理想化的叫黛玉。
    事实上每个“人”在社会群体生活中都有多种形象。因为凡是智力正常的人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俗话叫“做人”——不同场合表现不同的人格。相亲时是个谦谦君子,入洞房则要展示动物本能的一面, 不然生不出后代来。在台上讲课和跟朋友喝酒时往往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样子。现实的人在别人心目中必然分裂为多种形象。写在作家笔下加上主观色彩,一个人塑造为几个形象并不为奇。电影《佐罗》里,一个呆头呆脑胆小怕事的官员跟武艺高强行侠仗义的英雄是同一个人,前者是装出来的,是作者明写的。红楼梦中的香菱黛玉也跟佐罗一样。

    第三十八回藕香榭对联“菱藕香深写竹桥”。作者觉得香菱被拐子囚禁养活了十来年,沦为人下随遇而安,出身名门而不自知,这个人物不够深刻。“写竹桥”,借用香菱的籍贯身世又写了一个人物——潇湘馆的林黛玉。潇湘馆以竹为特色,竹子是坚靱挺拔有节的,暗比主人的品格。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2月24日 08:54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情种
    三 情种

    刘姥姥进贾府,演的就是荳官斗草说的仇人会。
    第一回“作者自云”,说写书用的是假语村言。假语即假话,村言就是骂人的话。甲戌本介绍刘姥姥时,批语是“与贾雨村遥遥相对”。假语贾雨村,村言刘姥姥。贾雨村扮演的是作者,但在脸上抹了一把黑,看起来像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丑角刘姥姥扮演的是仇家,但又扮成一位令人同情的贫苦农妇。批书人把这叫幻笔。
    第一回到第四回,贾雨村是重要人物。第五回是贾宝玉的梦,全书的关键情节。刘姥姥在第六回出场。她也是一个关键人物。
    第五回红楼梦曲十二支,第一曲是这样唱的:
    [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作者为什么写这本书?说的很清楚,因为风月情浓。但用了隐语字谜,看官就被蒙在雾中了。“风月”不是写景色,也不是说男女情事,而是暗指两字披肩下的“二虫”。第一回“蠢物”头“蠢”字下面也是“二虫”。史湘云分不清“爱”与“二”,如果让她来念,就是“爱虫”。
    “怀金悼玉”,金为国号,玉就是泪。“谁为情种”的“情种”就是“秦种”,书中有个人物叫秦钟。
    弄清楚这些隐语黑话,全曲的意思就明白了。作者为何要写这本书呢?因为对“二虫”或“爱虫”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对他们过于痴情,吃了大苦头。写书的目的是要刨对方的祖坟。“开辟鸿蒙谁为秦种?”翻开历史查一查,看谁是秦氏的祖宗。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2月21日 08:21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蕙文
    二 蕙文
    第六十三回,改行当了丫头的小戏子芳官葵官荳官等扮了男装.
    李纨探春见了也爱,便将宝琴的荳官也就命他打扮了一个小童,头上两个丫髻,短袄红鞋,只差了涂脸,便俨是戏上的一个琴童。…………荳官身量年纪皆极小,又极鬼灵,故曰荳官。园中人也有唤他作阿荳的,也有唤作炒豆子的。宝琴反说琴童书童等名太熟了,竟是荳字别致,便换作荳童。
    小戏子演示大戏子。
    荳官是个小花面,小花面即丑角,刘姥姥是一个丑角。第六回介绍刘姥姥“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荳官扮一个小童,身量年纪皆极小,对应刘姥姥“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芳官扮的是男人,荳官扮小童,当然也是男人了。“炒豆子”即“吵逗”,刘姥姥二进荣府,气氛就是吵和逗。最明显的是第三十九回讲故事,还没讲完,“忽听外面人吵嚷起来”了,还着了火。第四十回《牙牌令》,刘姥姥刚说完令,听见外面乱嚷,再没有下文了。没有一位高人解释这乱嚷是怎么回事。
    小戏子荳官还有两次出场,一次是跟赵姨娘打架,另一次是与香菱斗草:
    外面小螺和香菱、芳官、蕊官、藕官、荳官等四五个人,都满园中顽了一回,大家采了些花草来兜着,坐在花草堆中斗草。…………荳官便说:我有姐妹花。众人没了,香菱便说:我有夫妻蕙。荳官说:从没听见有个夫妻蕙。香菱道:一箭一花为兰,一箭数花为蕙。凡蕙有两枝,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我这枝并头的,怎么不是。荳官没的说了,便起身笑道:依你说,若是这两枝一大一小,就是老子儿子蕙了。若两枝背面开的,就是仇人蕙了。
    红楼梦里看似与题无关的插曲,其实藏有解书的秘密。姐妹花,夫妻蕙,兄弟蕙,老子儿子蕙,仇人蕙,都是暗指红楼梦的幻笔——隐喻写法。
    以上香菱荳官谈论蕙的文字可简称为“蕙文”。“蕙文”写 在第五十三回,不过用了“慧纹”两字。暗示第六十二回的斗草和第六十三回的占花名,是解开红楼梦秘密的钥匙。注意那“慧文”是十八岁死了的姑苏女子慧娘,其实就是姑苏女子香菱。第五十四回写“所以天下虽知,得者甚少,”意思就是读红楼梦的聪明人很多,但得到真谛的人太少了。
    第七十八回《芙蓉诔》中,作者又发出同样的慨叹:“捉迷屏后莲瓣无声;斗草庭前兰芽枉待”。前八字指第二十七回“屏后”的红玉,后八个字则指香菱斗草。诔晴雯的文字中插入晴雯和香菱,令读者茫然无解。“兰芽枉待”是什么意思?“兰芽”即苦口婆心的“兰言”,香菱斗草一回文字,是作者对看官的提示,指出解开书中隐喻的秘密所在。但等了好多时间没有人注意,作者的苦心算是白费了。
    现在就来解这个谜。
    斗草一回的题目是《呆香菱情解石榴裙》。“情解石榴裙”实是“亲解石榴群”,即解开石榴群花之谜。
    石榴花譬喻石头记中人物。第五回元春的判词中有“榴花开处照宫闱”一句。第三十一回结尾有湘云翠缕主仆二人谈论石榴花的长篇文字。翠缕说:石榴花——石头记中的人物的阴阳,不是写人的性别,而是比喻人物的社会地位——主子为阳奴才为阴,男人譬喻主子,女儿譬喻奴才。史湘云说“很是很是”“你很懂得”,是说这八个字是红楼梦的唯一正解,是读懂红楼梦的钥匙。
    第三十一回湘云翠缕解石榴群花之谜只提示了一半,另一半在第六十二回由香菱和荳官继续提示。姐妹花呀兄弟蕙呀,以后再说,今天光说仇人蕙。仇人蕙就是仇人会。红楼故事中看起来是平常关系的人物,其实暗写的是仇人见面。
    亲解石榴群花之谜的主体是“呆香菱”。为什么叫呆香菱呢?第四十八回有解释,香菱学诗变成呆子了,香菱是诗呆子。诗呆子不光有香菱,应该黛玉宝玉史湘云等全是诗呆子。“诗呆子”其实就是此回开头平儿讲的石呆子。石呆子案的结果是“讹他拖欠了官银”,“变卖家产赔补”,说的是雍正五年曹家旧事。作者觉得是受冤枉的,“讹他拖欠了官银”。“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说的就是曹俯。此人犯事后钻在家里不出门,不会亲友不通庆吊,外人觉得他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他其实是跟儿子写一本书来报复社会。“ 二十把旧扇子”即八十回《石头记》,扇子象征金玉姻缘。扇子材料有“湘妃、棕竹、麋鹿、玉竹”,比喻书中人物。 湘妃是黛玉马甲,玉竹则指贾宝玉,他在《芙蓉诔》中自称“浊玉”。麋鹿暗指贾兰射的鹿,脂粉香娃吃的鹿肉,棕竹是“宗族”谐音,即胡虏及其宗族。这就是胡适先生说的,作者曹雪芹自叙家事。
    所以结论是: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诗呆子亲解石榴群花之谜=作者亲自解开石榴群花之谜=石头记全书概括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2月17日 09:07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红楼小戏子
    红楼戏子

    一 小戏子

    红楼梦是小说,但不同于别的小说。红楼故事里写了好多的戏,红楼梦也是戏。
    戏与小说同是艺术,但有不同。戏是表演艺术,要由演员来表演。舞台上的演员和剧中人是两个概念。扮演杀人恶魔的演员不必有杀过人的经验,扮关公的人也不必有关公那样的气质和武艺,扮烈女的演员在现实中也不会像古人那样,动不动就自杀。戏曲舞台上,男可以扮女,女也能扮男。两个演员在现实中或许并不相能,见面很少说话。但到戏里,能扮演一对你亲我爱的恋人。一个演员可扮多个多种角色,比如梅兰芳先生是个男人,他能演《玉堂春》里的妓女苏三,《宇宙锋》妆疯的赵艳容,还能扮散花的仙女和穆桂英。一出戏里一人串两角的也有,山西梆子《牧羊圈》里,有个丑角叫宋成的,他被杀死后,立即到后台画两撇胡子,又上场说:“谁死了?宋成。该死,死得好!”
    同样,几个不同的演员也能扮一个人物。民间戏曲早有这个传统。年轻时看山西梆子《彩楼配》,剧中王宝钏和薛平贵往往用几套演员来扮演。《三击掌》《别窑》一般先让初学戏的小孩来唱,《武家坡》则必须换功底好的角儿唱,《算粮》《登殿》两折,头牌名角才上场,叫压轴。戏迷们称之为“亮角”,即剧团展示实力。演员比赛演技,唱得很卖力,观众看得津津有味。现今中央电视台有《九州大戏台》节目,《凤还巢》中的程雪娥,《大唐贵妃》中的杨玉环,也经常让不同的演员来扮。杨春霞为女士,梅葆玖是男士,都不妨碍剧中人的形象,反而展示出人物形象的不同侧面,更为丰富多彩。
    唱戏这个行当,因为是扮戏,所以没有什么辈份讲究和忌讳。五十年代初,老家剧团有个须生艺名月月红,女儿唱小旦,艺名小桂香。唱《金水桥》父亲扮皇上,女儿扮皇上的小老婆詹贵妃。女儿不能扮演银屏公主,那是青衣才能扮的,小旦唱功不行。如果小旦扮公主,观众是不买账的。这戏还好,唱《坐楼杀惜》,扮宋江的父亲在舞台上要对女儿扮的阎婆惜说带有现在叫性骚扰的台词,还有许多肢体接触的动作。本县的老年观众都觉得有点别扭,但演员不能讲究。
    还有更糟糕的,唱生旦的演员如果儿子学得是老旦,你要经常在台上对儿子叫娘。笔者小时看戏,有很多男老旦,嗓音沧桑老道。现在男老旦很少了,估计这也是原因之一。
    《红楼梦》虽是小说,但又用了戏剧的表现手段。书中人物看起来是剧中人,其实是演员。对于这一点,书中多处有提示。第五回写:
    宝玉喜不自胜,抬头看这司的匾上,乃是薄命司【甲戌侧批:正文】三字,两边对联写的是: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宝玉看了,便知感叹。【甲戌侧批:便知二字是字法,最为紧要之至】
    批语说“便知二字”“最为紧要之至”,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贾宝玉是个演员,他是在演戏,是预先排练过的。演员是按剧本的要求和导演的安排来做戏的,剧情发展到哪一步,说什么台词做什么表情都是预先知道。贾宝玉一看这副对联,就知道要做出感叹的表情。
    可是在过去的一百二十回流行印刷本里,“便知感叹”改为“便自感叹”,这个“紧要之至”的提示没有了。现在的印刷本前八十回大体恢复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手抄本原样,但仍没有批语。所以多数读者也不注意这个提示。
    不过作者的提示不止一处。书中写了十二钗,又写了十二个小戏子,全是女的。在元妃省亲回中写:
    贾蔷忙张罗扮演起来。一个个歌欺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态。虽是妆演的形容,却作尽悲欢情状。【庚辰本夹批:二句毕矣】
    脂批“二句毕矣!”,即把话说透彻了。所谓金陵十二钗全是戏子,故事全是假的。当然,所有的小说全是创作,都跟真实有别。前面说了,戏有个特点,观众看到的是演员,这个演员是女人当代人,她可以扮演男人古人以至外国人。
    《石头记》又名《金陵十二钗》,“十二钗”本于一则清人笔记。
    清俞樾《茶香室三钞》:国朝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赵彩姬,字今燕,名冠北里。时曲中有刘、董、罗、葛、段、赵、何、蒋、王、杨、马、褚,先后齐名,所称十二钗也。”按此,则今小说中所称《金陵十二钗》,亦非无本。
    这则笔记中的“曲”字,是“曲巷”之意,十二钗的本义是十二名妓女,作者引来作了书名。这样解释,有人会说糟踏了红楼梦。不过“曲”字可释为“勾栏”,勾栏是唱戏的地方,十二钗就是十二个演员,或许正是作者的原意。
    十二个小戏子是十二把钥匙,她们身上暗藏着解开主要人物之谜的密码。靠这“小十二钗”指引,就能找到红楼梦这所迷宫的方向路径。
    小戏子跟书中人物一一对应:
    龄官——林黛玉
    琪官(客串)——蒋玉菡即“将玉含”
    葵官——史湘云。葵是头跟着日头转,照应“展眼吊斜晖”
    菂官——秦可卿
    藕官——王熙凤。菂为莲子,藕为莲根,二者为亲子关系。
    芳官——薛宝钗
    蕊官——花袭人
    荳官——“芥荳之微”刘姥姥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1月26日 09: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红楼假说 68 蕙文

    68  慧纹

    史湘云的丫头翠缕,此人讲话粗直有趣,她的话里隐藏着红楼之谜。第三十一回湘云主仆论阴阳的长篇谈话暗含玄机,值得重新仔细品读:
    翠缕道:“这荷花怎么还不开?”史湘云道:“时候没到。”翠缕道:“这也和咱们家池子里的一样,也是楼子花?”湘云道:“他们这个还不如咱们的。”翠缕道:“他们那边有棵石榴,接连四五枝,真是楼子上起楼子,这也难为他长。”史湘云道:“花草也是同人一样,气脉充足,长的就好。”翠缕把脸一扭,说道:“我不信这话。若说同人一样,我怎么不见“头上又长出一个头来”的人?……”
    翠缕所说的“头上又长出一个头来”的“楼子花”,似乎有点费解。湘云说“花草也是同人一样”,暗指书中人物的特殊写法。花是用来比人的,说花是假,说人是真。此篇谈话是以石榴花为主题。石榴指石头记给后人留下的文字,石榴花比喻石头记中人物。元春判词中就有“榴花开处照宫闱”的句子。
    湘云翠缕关于花的议论,第三十一回是画龙点睛的提示,详细说明写在第六十二回的“蕙文”里。
    外面小螺和香菱、芳官、蕊官、藕官、荳官等四五个人,都满园中顽了一回,大家采了些花草来兜着,坐在花草堆中斗草。这一个说:“我有观音柳。”……荳官便说:“我有姐妹花。”众人没了,香菱便说:“我有夫妻蕙。”荳官说:“从没听见有个夫妻蕙。”香菱道:“一箭一花为兰,一箭数花为蕙。凡蕙有两枝,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我这枝并头的,怎么不是。”荳官没的说了,便起身笑道:“依你说,若是这两枝一大一小,就是老子儿子蕙了。若两枝背面开的,就是仇人蕙了。…………荳官见他要勾来,怎容他起来,便忙连身将他压倒。回头笑着央告蕊官等:“你们来,帮着我拧他这诌嘴。”…………正恨骂不绝,可巧宝玉见他们斗草,也寻了些花草来凑戏,忽见众人跑了,只剩了香菱一个低头弄裙,因问:“怎么散了?”香菱便说:“我有一枝夫妻蕙,他们不知道,反说我诌,……”
    此回的回目是“呆香菱情解石榴裙。”“石榴裙”即“石榴群”,意思是香菱(作者)亲自解开第三十一回湘云翠缕谈论石榴群花的奥秘。此段情节暗应下一回“群芳开夜宴”占花名的酒令,再向看官重复三十一回的暗示,——花名都是有寓意的(“花名”一词本身就有众多人名的含义)。花是比人的,人名也是有寓意的,脂批说是“随事生名”,不是随便起名。
    香菱说的夫妻蕙,暗指书中常用夫妻两人的名字来影射一个人或一件事。比如王熙凤是个“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六十五回兴儿说凤姐)的人,她的丈夫名叫贾琏,琏字读三声,假脸也。贾珍尤氏(假真犹是)隐“假作真时真亦假”;贾蓉秦氏(假容顷逝)寓“无为有处有还无。”贾珠娶李宫裁后夭亡,比喻明朝朱家皇帝遇李闯而在宫中自裁。
    两人说的姐妹花和兄弟蕙呢?贾家四姊妹为“原应叹息”,荣府四兄弟是“珠泪连环”。贾敷贾敬是满语“福晋”化出来的,贾赦贾政是“摄政”二字分开写的,福晋摄政暗剌孝庄皇后。此处的蕙是“绘”的意思,即数人描画一人或一事的写作手法。尤二姐和尤三姐也是姐妹花,“犹”者如也,跟贾府的二姐三姐相对应。
    荳官所说的“老子儿子蕙”“仇人蕙”则是指花名影射的对象。比如凤姐探病秦氏托梦,看起来是“十二花容”中的两位(第七回脂批),暗中写老子儿子,蕙者“会”也。宝玉与袭人,贾蔷与龄官,看似情侣,实是“仇人会”。就是把仇家与为亲人或恋人。二十一回的回目是“贤袭人”,七十一回的回目是“嫌隙人”,“贤袭人”即“嫌隙人”,就是有过节的人,也就是仇人。贾宝玉对袭人看似有情,其实是假的,在做戏,因此批书人说他“情不情”,真正是梦中对仇人意淫报复。
    第六十三回的占花名酒令跟六十二回香菱“亲解石榴群”谈论夫妻蕙姐妹蕙的文字是一回事。怕看官读不懂,又在第五十三回专门作了提示,把香菱论“蕙”的文字称为“蕙文”:
    原来绣这璎珞的也是个姑苏女子,名唤慧娘。因他亦是书香宦门之家,他原精于书画,不过偶然绣一两件针线作耍,并非市卖之物。凡这屏上所绣之花卉,皆仿的是唐、宋、元、明各名家的折枝花卉,故其格式配色皆从雅,本来非一味浓艳匠工可比。每一枝花侧皆用古人题此花之旧句,或诗词歌赋不一,皆用黑绒绣出草字来,且字迹勾踢、转折、轻重、连断皆与笔草无异,亦不比市绣字迹板强可恨。他不仗此技获利,所以天下虽知,得者甚少,凡世宦富贵之家,无此物者甚多,当今便称为“慧绣”。竟有世俗射利者,近日仿其针迹,愚人获利。偏这慧娘命夭,十八岁便死了,如今竟不能再得一件的了。凡所有之家,纵有一两件,皆珍藏不用。有那一干翰林文魔先生们,因深惜“慧绣”之佳,便说这“绣”字不能尽其妙,这样笔迹说一“绣”字,反似乎唐突了,便大家商议了,将“绣”字便隐去,换了一个“纹”字,所以如今都称为“慧纹”。
    第五十三回贾府除夕祭祖,插入一段与题无关的介绍,似乎有点突兀,但绝不是闲文。这段文字提醒看官注意第六十二回香菱论蕙的文字与六十三回占花名酒令的关系。
    “每一枝花侧皆用古人题此花之旧句,或诗词歌赋不一,皆用黑绒绣出草字来,且字迹勾踢、转折、轻重、连断皆与笔草无异,亦不比市绣字迹板强可恨。”
    引文明显是指群芳宴上的占花名,并且连用了两个“草”字,暗示香菱斗草也不是闲文,而是解释人名与花名寓意的“蕙文”。
    香菱情解石榴群,实是作者亲自解开红楼群花之谜。
    作者很重视这个提示,第七十八回《芙蓉诔》中有“捉迷屏后莲瓣无声,斗草庭前兰芽枉待”的句子。再一次提醒后人注意香菱斗草这段文字。
    这十六字中,前八字照应第二十七回“宝钗扑蝶”,红玉与坠儿藏在滴翠庭后私语,被薛宝钗听到了;后八字则指香菱斗草。悼晴雯的文字中插入红玉香菱二人,可见红玉香菱跟晴雯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后文再说。“兰芽枉待”是什么意思呢?“兰芽”对“莲瓣”,“口”与“脚”也。“莲瓣”乃玲珑巧脚,“兰芽”指绣口兰言。“兰芽”即是“蕙文”,启发人们读懂红楼人物,可惜无人解得其中味,以为是胡诌。知音难觅,作者觉得白费了苦心。
    再仔细想想,其实这八个字也是解开红楼之谜的钥匙,谜底是暗藏在回目中的。前八个字是“蜂腰桥设言传心事”,身居胡虏簷下不得已只能用譬喻手法表达心事;后八字是“兰言解疑癖”,斗草一段文字是解开石榴群花之谜的“兰言”。
    介绍“慧纹”中的“天下虽知,得者甚少。”也跟“兰芽枉待”一个意思。作者叹息:世上聪明人很多,但读懂“蕙文”真实用意的人太少了。
    注意“慧纹”的作者是“十八岁死了”的“姑苏女子”,而“蕙文”的主角香菱就是姑苏女子,并且姓甄。她是“真”的“蕙文”作者,不是“仿其针迹”的造假者。要访红楼真迹,需先读懂“蕙文”。


    小尘土 发表于 尘土往事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1月25日 09:20   小雪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15 金陵十二钗
    15 金陵十二钗。
    “十二钗”本于一则清人笔记。
    清俞樾《茶香室三钞》:国朝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赵彩姬,字今燕,名冠北里。时曲中有刘、董、罗、葛、段、赵、何、蒋、王、杨、马、褚,先后齐名,所称十二钗也。”按此,则今小说中所称《金陵十二钗》,亦非无本。
    十二钗的本义是秦淮十二名妓,作者引来作了书名。“十二钗”不是十二个女子,而是泛指,多多的意思。金,北方来的鬼子,国号叫金。“陵”与“凌”为古今字,动词,侵凌欺凌之意。《金陵十二钗》,即受金人凌辱的无数中原儿女。译成现代题目,“金鬼子铁蹄下受苦的人们”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1月19日 07:36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14 风月宝鉴
    14 风月宝鉴。
    《风月宝鉴》。“风月”是个隐语,隐含着披肩下“二虫”。
    “宝”字是个斗方,正读是“家败尔王”四字,意为:我家败就败在你金陵王名下。也可解为“家败尔亡”,你把我家败了,你们也快完蛋了。书云“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即势不两立之意。鉴,以此为鉴告诫世人,不要上二虫的当。风月宝鉴的第一位读者是贾瑞,是贾代儒(假大儒)的后代,他以为金陵王家真对自己有情,结果中了圈套,精尽而亡了。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1月16日 07:38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13 红楼梦

    13 红楼梦。
    红楼梦就是第五回贾宝玉的梦,梦境其实就是北京紫禁城,紫禁城建筑多为红色。梦入紫禁城,要知建楼人。紫禁城是明朝人永乐十八年修的,皇帝姓朱,所以红楼梦又是朱楼梦。但明朝人修的朱楼却被清朝皇帝占了,门口还立着大牌坊。因此第五回批语为“红楼一梦”,十七回的批语是“葫芦一梦”,红楼梦即葫芦梦。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1月13日 08:56   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12 情僧录
    12 情僧录
    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
    明明是个道人,却改名情僧,到底是和尚还是道人呢?和尚本该忘情,情和尚更是荒谬。
    “道人”是“说人道人”的意思,“空空道人”意思是:故事中的人物全是假的,全为譬喻假设。
    “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这十六字是讲“空”“色”“情”三者的关系,先要弄清作者用这三字的寓意。“空”就是指假设譬喻的艺术手法,即所谓的幻笔;“色”即色欲;“ 情”就是秦,书中的秦可卿。“因空见色”,因为作者用的是譬喻幻笔(空),首先想到的是男女艳情故事,这样最易吸引眼球;“由色生情(秦)”,从色欲故事中构思出秦氏这个人物来;“传情(秦)入色”,作者的仇家是秦始皇一样的暴君,把这个暴君写成一个淫荡女子;“自色悟空”,看官要从色欲故事中解脱出来,那些全是假的。
    十六个字连起来的意思是,作者用空虚幻设的笔法来影射一位像秦始皇一样的暴君,把她写成看起来像是乱伦的淫妇,其实全是假的,读者要知道这是譬喻的写法,不要以假为真。
    情僧即“秦生”,人物情节全是因为秦氏生出来的。“情僧录”即讲述秦氏衍生出来的故事。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1月12日 07:35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11 识通灵
    11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甄士隐,真事隐。真事不是没写,而是像捉迷藏一样藏在书中,藏在哪里呢?就甄士隐梦中“蠢物”的头,蠢字,三人一日二虫。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1月11日 07:46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10 石头记
    10 石头记
    石=蠢物
    石头=蠢物头=蠢=三人一日二虫
    石头记,讲述三人一日二虫的故事。即作者与三位清帝的恩怨故事。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1月6日 07:12   中雨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9 蠢物
    9 蠢物
    红楼梦用的语言是早期白话,在白话文里,习惯是把文言的单音节字换成双音节词。比如把“父”叫“父亲”,“妻”称“妻子”,“石”写为“石头”。可是在红楼梦里,只有在空空道人跟石头对话时用了白话词“石头”,多数情况是只用“石”字。比如故事开始时写:
    出则既明,且看石上是何故事。按那石上书云:【甲戌侧批:以下系石上所记之文】
    这两句是文白混杂的语法,读起来很拗口。连批语共用了三个“石上”,后面两个“石上”纯属多余。
    这还不算,书中绝大多数文字,“石头”也不是写作单字“石”,而是使用“蠢物”二字代称。第一回一僧一道与石头对话中,连用了四五个“蠢物”“粗蠢”“质蠢”等字样,在甄士隐梦中,又用了四五个“蠢物”。两处先后用了十来个“蠢物”或“蠢”字。而且在全书文字中“蠢物”或“蠢”字多次出现。如第六回,第八回以及元妃省亲回中,都有“蠢物”(或蠢)直接跟看官对话。
    现在解开这个谜。
    作者把口语的“石头”写为一个字“石”,那么“石头”就不是口语石头的概念,而是“石之头”即石头的上部。所以“且看石上是何故事,按那石上书云”,批语“以下系石上所记之文”,强调的是“石上”。
    “石”为“蠢物”,“石头”就是“蠢物”的头——“蠢”,蠢字拆“三人一日二虫”。
    石=蠢物 石头=蠢物之头=蠢=三人一日二虫
    三人,指跟作者都有一面之缘的三位清帝。
    “春”为“三人日”,康熙名玄烨,三人中一日。他是清帝中出类拔萃的,像个君主的样子。书中有个人物叫元春,玄烨曾给曹家带来春天。
    雍正名胤禛,跟秦王嬴政音近,秦王嬴政称始皇后也是坐了十二支,因此以“秦”代之。“秦”字“三人禾”,“禾”在“三人”之下。
    乾隆名弘历,作者认为他跟“秦”差不多,故以“三人木”代之。“三人木”,比“秦”只少一笔,即跟秦相似,差不了多少。
    甄士隐与“蠢物”“倒有一面之缘”,即作者跟三位清帝都有“一面之缘”。 由此推论,甄士隐不可能是写曹霑,只能是曹頫。困为曹霑跟康熙无缘,雍正间年龄尚小。而曹頫,与三位清帝——“一日二虫”都打过交道。

    小尘土 发表于 红楼解味 | 评论(0) | 引用(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