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信仰的星空
    一个深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3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0
  • 浏览数:16474
  • 开设时间:2016/1/26
  • 更新时间:2016/5/10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天狼孤星主页 >> 文章 >> 理性思考 >> 浏览信息《[原创]忘不了,那饥饿的童年》

    理性思考 | 评论(0) | 阅读(13281)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三   晴天 
    主题 [原创]忘不了,那饥饿的童年

         儿时的我所有的记忆中,似乎一直是饥饿的,从没品尝过“吃饱”的幸福感觉!几乎是逮着什么吃什么!

           春天一到,蜷缩了一个冬天的我们总算得到了解放,经常与刚上一年级的哥哥到洪河岸边去刨茅草根,刨得一大把之后,用河水反复冲洗之后,塞到嘴里反复咀嚼,细细回味茅草的微甜的汁液!再看着蓝天上的白云苍狗,微风吹拂到脸上的惬意,简直是一种享受!
          当布谷鸟一边唱着割麦垛垛,一边从缭绕着炊烟的村头上空一飞掠过的时候,我便和几个小伙伴们一同商量着去偷“老烧虎”(我们的邻居)家的尚未成熟的毛桃——听母亲讲,村里的果树大多在割资本主义尾巴中被伐光了,全村只有他们家还种着一株果树!当我们小心翼翼地从树上摘下几个之后,顾不上洗,用脏衣服袖子一擦,就啃起来。虽然没有成熟桃子的香甜,却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至上的美味!
           再等几天,小麦开始变黄的季节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下大了,麦罢了,豌豆角子长大了”,我们唱着这首不知传唱几世的歌谣,几个小伙伴一起,蜂涌到麦田里去寻找夹杂在其中的“豌豆秧”,那扁扁的,泛着碧绿色的豆夹,还有那绿色婀娜,在微风中摇曳的豆秧,散发出一种诱人的清香气息,不由得使人沉醉!——而我们辘辘的饥肠,根本没有顾得上欣赏这些,用手连根将这些拔掉之后,直接送往嘴里送!
           夏天的我,正是活动的旺季,也正是长身体的好时光,可惜除春节外,长年累月没有尝过荤腥,对肉食的期盼远非今天的孩子所能想像到的!记得那个多雨的夏季,我的三哥,他比我大两岁,是地道的鬼精灵,天上飞的,水里游的,他都能给下来,那天,从外面找回一根自行车的辐条,在磨刀石上磨得尖利尖利,做成一个鱼叉!他让我带一只盆,跟在他后面捡青蛙!
         乡村的傍晚便成了青蛙们的天堂,它们“呱呱”地整夜地歌唱,是聊天,抑可是寻偶?没有进行过考究。三哥循声过去,蹑手蹑脚地,把叉子在水中悄悄探出去,他鬼灵鬼灵的眼睛很快便捕捉到对手的身影,眼疾手快,一只硕大的青蛙使涨着肚子,唱着悲惨的歌声成了他的叉下之物!
         两个小时不到,一大盆满满的!令一向胆小的我看得心惊肉跳!  
         回到家里,我不忍看他剁青蛙腿,早早睡了!
         半夜时分,我迷迷糊糊地给他叫醒,他塞我嘴里一大块肉,特好吃!我一下子睁天双眼,看着煮了小半盆的青蛙腿,嗅到鼻子里的肉香,便顾不上想其他,吃了起来。
          秋天的我们,最喜欢的当然是秋季:可以到地里刨田鼠洞,到花生地捡落下的花生,倘若用心,说不定可以在玉米杆上寻到几根黄瓜……秋天的我们的肚皮,有了善于发现的双眼,是饿不了的!
         最讨厌漫漫寒冬,由于没有厚衣服穿,通常只有在好晴天的时候才出来,可是到了上学的年纪时,即使下大雪也要上学,只有忍住呼啸的北风,捱着饥饿,唱着“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飞快地赶往学校!没有心思去欣赏漫天飞舞的雪花。
         印象中1977年的冬天一个星期天,我蜷缩在被窝里,外面有一个吆喝卖烤红薯的,“一毛钱一斤!雪天的声音由于空旷,由于雪对声音的吸收,声音特别小,但对我而言,却极具吸引力,看着母亲漠然的神情,我知道张嘴也没有戏,于是极力抵抗那钻入肺腑的诱人的红薯分子的诱惑,却最终忍受不住,央求母亲买一块!——母亲放下手中的活,把土房子的每一个旮旯都掏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一分钱,这才作罢!
        那一天午后,阴冷得很,中午的豆面条我根本也没有吃饱。三哥一脸坏笑地把我拉到一边:“待会儿我带给喝鸡蛋面条去!”
      “哪有这样的好事?”我一脸狐疑。
       ”别多问,只管跟着我,别告诉娘!“三哥又叮嘱一番。
        待母亲到邻居家串门走后,三哥拉着我一溜小跑,走到离我家一百米左右的村干部张花家,张花是村妇联主任,刚好她家里没有人。三哥警觉地向四周望了望,确信周围没有人,就推开玉米秸秆的大门(这号门,防什么贼,不过,我家连这个大门也没有),我俩径直到了厨房。
       ”我看过了!她家今天中午招待了公社干部,剩下小半锅鸡蛋面条,当然是好面的面条!“(只有小麦面称好面,其他面都是杂面,我家几乎没有吃过好面的!)
          三哥一边说着一边从灶台边拿出两只碗,一人一只,舀得满满的,我俩狼吞虎咽般一会儿给他们吃个精光,碗也没有顾上刷,赶紧飞奔跑得远远的!——母亲经常念叨“饿死不作贼”,而今的我,知道这是不折不扣的”贼“!
          今天已在九泉之下的母亲,相信已经原谅了她的儿子当年的行为!
          那饥馑的童年,但愿永远成为历史!
                       天狼孤星于2015.10.19日
                     欢迎转载,务请注明作者
    天狼孤星 发表于:2017/1/11 9: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