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火书生点评问题社会
    人是靠思想站立的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1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63
  • 浏览数:229067
  • 开设时间:2007/3/8
  • 更新时间:2015/12/25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吻火书生主页 >> 文章 >> 吻火时评 >> 浏览信息《[原创]冯善书:NGO能否成为中国未来改革的急先锋?》

    吻火时评 | 评论(0) | 阅读(3033)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六   晴天 
    主题 [原创]冯善书:NGO能否成为中国未来改革的急先锋?




         1978年,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成为改革开放开始的标志。
         2008年,藉改革开放30周年之名,社会各届掀起一股反思潮。一时间思辩迭出、言论鼎盛,社会浮起一派有如春秋战国时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景象。
         五月初,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秘书长袁绪程在《中国改革》发表题为《改革开放30年的回望与前瞻》的长文,直言中国的改革正面临国际、民生、民权和改革自身动力衰竭或机制改变等多重压力和挑战。要解决和化解这些压力、挑战、矛盾和问题,唯有深化改革,别无出路。袁先生进而提出,中国未来的改革可以从四个方面突破,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市民(公民)以下社会的培育与社会领域改革的新突破”。至于如何做到这一点,袁则认为:“应当从基层组织和行业组织做起。比如社区居民自治和村民自治;公益性NGO和互益性NGO的放开和有效监管;公共卫生体系、最低生活保障系和全民医保体系的建立;九年制免费义务教育的全面普及和落实;社会文化、新闻乃至意识形态的有效监管和逐步放开等等。”
        袁先生的观点甫一发出,掷地有声,随即在知识界迎来一片附和之声。众所周知,《中国改革》月刊是中央唯一一份改革类的新闻和政策讨论刊物,长期受到高层领导的关注。袁先生仅凭学者良心,在月刊上发出如此旗帜鲜明且鞭辟入里的观点,着实让我等江湖后学捏足了一把汗。
        吴敬琏先生素云:“改革是重大利益的重新调整。”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谁掌握权力,谁就必定会成为改革最大的受益者。只要权力结构维持不变,利益分配机制再怎么调整,都很难做到法律上的公平。因此,改革的问题,实际上最重要的就是谁能成为改革的主体的问题。
        未来的改革,将确立一套怎样的利益调整方案?显然取决尚处于发展变化中社会博弈机制。改革的方案,其实就是在这套机制上,不同的利益群体开展持久博弈的结果。
        从现有的社会组织结构来看,以中国共产党为核心的各种党团组织和政府组织一直在主导着我们这个社会的发展。几乎所有看得见的权力资源,都掌握在这些“近亲繁殖”的组织手里。它们名义上各有各的家庭,实际上却被被一条密切的政治血缘关系所联结。在政治舞台上,还活跃着一些别的组织,如果按照纸上的法律,它们有权分享部分权力资源,然而,这些权利并没有在现实中得到充分的兑现。至于民间社会,则根本没有合法的途径去形成自己的组织来制衡政府,现有民主代议制度亦存在诸多缺陷,很难帮助民众把自己真正的利益代言人推向权力的舞台。由此可见,尽管社会确实存在许多不同的利益群体,但是,现实并没有保障他们平等参与政治博弈的权利。因之,独个的公民,在政府面前实际非常渺小。他们的声音,根本无法对政府的政策造成有力的影响,更勿论制肘或推动政治层面的变革。
        对政治缺乏话语权,弱者用什么办法去影响改革,进而推动改革向自己作出利益上的倾斜?实话实说,根本没有别的路子可走,唯有靠自身组织起来。只有组织起来的弱者,才有力去影响政府、限制政府、帮助政府。这也是宪法早已确认给他们的权利。
         通过遍览理论经典及分析当下各种政治和政策报告,我们可以发现,群体的多元化,作为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实,并没有被任何一个政治家所否认。他们都承认,在当下中国,确实存在许多不同的社会群体,这些群体,对国家的法律和政策,都各自有自己不同的利益诉求。在法学理论上,中国法学家们,虽然也早就开始对政治家们进行诸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等等的代表着普适价值理念的思想启蒙,但是,真理要真正做到能够影响中国的现实,并不是一件易事。
        事实上,这些不同的社会群体,其利益长期被一个或少数几个组织的利益所代表。这根源于某种制度上的故意。其实,某一社会群体,他们能不能被社会所接受,他们的利益诉求能不能被政府所听取,关键的一点是,他们能否形成一支独立的力量。而自立,又关键取决于法律和政策是否赋予它们成立组织的权利。看看当下中国的现实,中央大力推行的村民自治常常遭到基层政府的封杀,社区自治迟迟未能被多数城市所实践,数十万的NGO由于没有合法的身份,长期游离在法律和政策的边缘……如此等等,无不说明,公民要建立一个完全独立的组织,依然面受重重困阻。
        在国内许多官员的头脑里,总以为公民成立自己的组织,就是想分享他们手中掌握的权力,并且在社会治理方面给政府制造麻烦。这完全是一种偏见和无知。对于一般的NGO来说,他们虽然会适时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但是,更多的时候,却自觉承担着为社会提供各种特色服务的功能。在一个有安全感并且能够获得完好生活保障的社会里边,没有人会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权力斗争里边去。
        作过NGO发展现状研究的人都知道,对于绝大多数的非政府组织来说,他们无意于分享国家的权力,而只更希望循一套独特的做事方式和价值理念,为社会提供各种公共品。这些活动,有公益性的,也有互益性的。它们的存在,不但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的社会文化,而且填补了政府许多未尽的服务空白。在西方许多国家,已形成这样一种趋势,政府逐渐从单纯的公共品生产者角度中退出来,演变为公共品的购买者,他们用纳税人的钱,大量向NGO购进纳税人所希望得到的公共服务品,然后免费提供给社会。这意味着,NGO在这些国家,将承担越来越多的社会管理和社会服务功能。社会的繁荣发展,从某种程度来讲,取决于民间组织存在的多少。
        中国虽然有自己的国情,但也不能回避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其实,通过发育公民社会来推动中国的各项改革,也有利于扭转当前中国普遍存在的部门与部门、中央与地方之间利益割据的尴尬现实。像这种情况,如果长期得不到改变,改革很可能还会陷入纯粹的部门利益之争或者中央与地方政府的利益之争的问题上。没有民间组织的参与,靠一个自身利益和立场都没有完全协调一致的政府的力量,如何能够平衡全社会的利益呢?
        公民(市民)社会的发育,不但是公民社会公共意识增强、个体人格逐步完善的过程,且是不同社会群体追求平等博弈、共同影响社会变迁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NGO以各种形式组织人群、穿引社会,必能对政府的改革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吻火书生 发表于:2008/5/24 22: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