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火书生点评问题社会
    人是靠思想站立的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1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63
  • 浏览数:228944
  • 开设时间:2007/3/8
  • 更新时间:2015/12/25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吻火书生主页 >> 文章 >> 吻火时评 >> 浏览信息《[原创]冯善书:杨恒均实际是误读了龙应台》

    吻火时评 | 评论(0) | 阅读(3112)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二   晴天 
    主题 [原创]冯善书:杨恒均实际是误读了龙应台





        3月20日,龙应台先生的《给我们一个政治家》在南方都市报发表后,广州的杨恒均随即拍案而起,撰写了一篇针锋相对的文章:《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前后两篇文章,我均细心比照研读过,结果发现,杨先生实际是误读和曲解了龙先生的意思。
        龙先生的文章继续张扬其贯有的深刻、尖锐、说理、思辩的文风,字里行间依旧闪炼着自由、民主和人权这些时常让我们忘记黑暗的火光。杨先生成名较晚,敢于跟龙应台争锋,让人肃然起敬。
        龙应台与杨恒均的观点有什么不同?相信一接触到这场论战的人,都会对这个问题感兴趣。杨先生到底在反对什么?我大致疏理了一下,析列如下(以下四点只代表杨先生个人理解的意思,并不一定代表龙应台的真正立场):
        1.杨认为,龙应台归纳了国家元首的四个核心责任(一,不管国家处境艰难,他要有能耐让国民以自己的国家为荣,使国民有一种健康的自豪感。二,不管在野力量多么强大,他要有能耐凝聚人民的认同感,对国家认同,对社会认同,尤其是对彼此的认同。三,他要有能耐提出国家的愿景,人民认同这个愿景,心甘情愿的为这个愿景共同努力。四,他不必是圣人,但他必须有一定的道德高度,去对外代表全体人民,对内象征社会的价值。小学生在写“我的志愿”时,还可能以他为人生立志的效法对象。),这种对总统选举一往情深的愿景在民主国家是不现实的,只能在极权国家里边去实现。杨还举例说,这种政治家在北朝鲜、古巴等国家的历史上屡见不鲜。
        2.杨认为,龙应台要找一个干干净净的人来做总统,这种愿望是愚不可及的,举凡世界各国几千年历史,没有一个国家元首能做到。
        3.杨认为,龙应台希望消除政党对立不符合民主的逻辑,因为政党和谐了,人民就不和谐。
        4.杨认为,龙应台想把教育孩子和民众的责任交给政治家,在成熟的民主国家里边,这是根本不需要的。
        杨先生的文末总结非常幽默:龙应台所说的那种“政治家”在大陆有大把,台湾是不需要的,龙应台也不可能在台湾找得到。
        杨先生对龙应台的指摘对不对呢?
        众所周知,龙应台是两岸三地非常熟悉的学者,她的文章曾经被誉为文化圈“罕见的档案”。对于龙应台的个性、文风及其价值理念,大陆的学者可说非常清楚。带着这样的认识背景,将有助于我们更准确地把握龙先生的观点和立场。
        其实,杨先生所理解的《给我们一个政治家》,并非龙应台的真正意思。我们可以逐一剖析。
        先来看第一点,龙应台的确归纳了国家元首的四个核心责任。但是,这四个核心责任所投聚的总统类型,是否跟杨先生所理解的那种国家元首相吻?从杨先生的举例,晚辈足可一语否定。数十年来一直为宣扬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权殚精竭虑、肝胆涂地的龙应台,其心目中的国家元首,竟然就是那些曾经活跃在北朝鲜、古巴等国家的历史舞台上的极权领袖?如果杨先生真的是这样认为,晚辈无语。如果杨先生也认为这不符合龙应台的价值偏好,那么,杨先生就应该承认:他已经在误读龙应台了。如果杨先生没有误读,那么,就是龙先生的表达有问题,使他产生了一个错误的理解。龙先生的表达有问题吗?读者最清楚。
        第二点,找一个干净的人来做总统,只是龙应台的一个愿景。这一点,杨先生自己也承认。一个普通的选民,想要找一个干净的人来做总统,这有何不妥?台湾的民主比之英美发达国家来说,虽然还不够成熟,不够健康,但是这不意味着台湾的民众就不可以有跟发达国家的民众一样的愿景。何况,“廉洁自持,一介不取”并不意味着国家不需要用纳税人的钱来给总统发工资,而是说,总统只能拿他该拿的,不该拿的哪怕是一小点也不能拿。像这样的要求,对一个民主、法治国家的元首来说,其实是最基本的。选民总是根据自己所了解的事实来评判其眼前的所有候选人,在一个新闻自由的社会,他们拥有许多去了解候选人的渠道和方法。基于此,他们要找出一个相对干净的人,不明白杨先生为什么会认为有问题!面对龙应台对未来的愿景,杨先生居然还从历史的旧纸堆上去找例子来反驳,拿蒋介石父子和陈水扁来说事,这就更不能让杨先生的观点令人信服。杨先生也是读法律出身的人,应该知道,追求完善的民主制度,与选举一个符合自己标准的人当总统并无任何矛盾,并且,完善的民主制度,还是保障选民获得公正选举权的重要前提。
        第三点,不同的政党有不同的政见和理念,这是我们对多党政制的基本常识。面对台湾民主发展的现状,龙应台提倡政治包容,反对政党对立,并不是对现实的无知,而恰恰是一种有知。不同的政党,为了夺取国家的权力,都会在选举的过程中,向选民作出各种不同的承诺,发表不同的治国方略。当民主不成熟的阶段,难免出现失信于民、不择手段、恶性竞争,从而对国家利益、社会利益和选民利益造成伤害。龙应台呼吁总统要有胸襟,正是对这种伤害的深刻反思。她所主张的和谐、包容,指的是在保障国家自由、民主和人权等价值目标上的和谐,在治国主政过程中的有序竞争,和对政见不同的包容,遗憾的是,杨先生却把这种期许理解成了政党统一、一言堂,这不正是一种曲解吗?
        第四点,龙应台阐述政治对教育的影响,只是想说,国家元首不能给社会坏的示范,从而给下一步造成错误的引导。然而,杨先生却理解成,龙应台要把教育孩子和民众的责任交给政治家,并且说,在教育方面,总统比不过学校老师,比不过教育专家。
        由是可见,杨先生根本不是在跟龙应台讨论问题,而是在阐述自己的观点。他所批判的东西,或者不是龙应台的观点,或者是他自己本来就在接受的东西。在我看来,杨先生的观点没多少问题,龙应台的观点也本身没错,错就错在杨先生发起了一场本无必要的辩论。杨先生实际是误读了龙先生的文章。  
        
    吻火书生 发表于:2008/3/25 14:5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