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都浪子 的博客
     我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3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0
  • 浏览数:34834
  • 开设时间:2013/6/19
  • 更新时间:2015/6/14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唐都浪子主页 >> 文章 >> 《红楼梦》论文系列 >> 浏览信息《[原创]唐都浪子:初唐遗恨,骆宾王的愤青情结》

    《红楼梦》论文系列 | 评论(0) | 阅读(16150)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日   晴天 
    主题 [原创]唐都浪子:初唐遗恨,骆宾王的愤青情结

        唐初,睿宗光宅元年,实质上已是武则天执掌朝政。故而,有史家也把光宅元年,称作武周元年。就在这一年,中国南方的扬州地区,暴发了一场声势不小的兵变。这次兵变,是以大唐旧臣柳州刺史李敬业为首,暗中打着前太子李贤的旗号,联络纠集了一大帮失意在野的朝臣和官员,以及部分李姓诸王为主要力量,聚兵十余万;以反对武则天临朝(称帝),借以勤王的名义、即匡扶中宗李显主政为理由而起。

        其中主要的发起人,除李敬业兄弟两人之外,如“给事中”唐之奇、“詹事司直”杜求仁等人,原先都是前太子李贤的春宫幕宾。但其实当时的前太子李贤,已经被武则天秘密赐死;他们不过想借以李贤的名义,来聚集太子裙带周围原来的力量。其中更值得一提的两人,是朝廷原监察卸史魏思温,以及原长安主薄骆宾王。此二位原是因故被贬的朝臣,才能不凡却未被重用,故对当局和武氏心怀不满。事实上,这次扬州兵变,李敬业兄弟及其他人,均为有勇无谋之辈;而魏思温和骆宾王二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谋。

        他们的第一招,即暗中以前太子李贤的名义来借尸还魂,很值得肯定,十分符合中国封建时代的“意识流”。此举,不但从情理上能反将武氏一君。并且,把她暗中残害皇嗣的丑闻和阴谋公诸天下,以获得舆论上的主动权。同时,还能得到地方上李氏诸王的忠心拥护。据说,他们别出心裁,不知从哪儿找来一个长得极像李贤的人,在扬州“坐阵”以鼓舞笼络人心。一开始即收到不错的效果,迅速聚兵十数万。

        显然,如果胸无大略,开局不可能如此顺利。但不幸的是,他们仅是“大略”而已。从兵变能够迅速被扑灭的结果来看,他们的军事行动,并没有切实可行的周密计划,也没有十分明确的主攻目标,更没有坚实可靠的政治基础。说到底,似如初唐“高干子弟”中一帮稍具智慧和军事力量的失意愤青,因对当局的一些危及自身的做法不满,而匆匆进行的一次无奈的反击和抵抗行动。故而,这次兵变在中国历史上和当朝历史上,都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唯一被后世垂青的,倒是那篇彰显了初唐四杰之一骆宾王盖世才华的《讨武檄文》。

        檄文的开篇那句“伪临朝武氏者……地实寒微……”,是骆宾王先从“宗法、门第”之角度给武氏以定论(伪)和打击。这一招,就从意识流的根本上切中了武氏当政弄权的要害之处。因为隋唐时期,中国的官场和文坛上,依然秉承着魏晋时代沿袭而来的十分浓厚的门阀风气。显然,骆宾王从门第的角度做为攻击武氏的突破口,十分有眼光,用现代的网络话说,一开局,肯定能获得比较好的人气和点击率。接着,骆宾王以简明泼辣的笔锋,又从武氏的阅历和资历之角度,给予无情的揭露和抨击,即武氏与太宗、高宗父子那些有悖伦理秩序的姻缘关系。同时,把武氏入宫以来,残害异己朝臣、屠杀李姓宗室亲王、暗中残害嫡系皇嗣、毒杀后宫其他妃嫔等等诸多丑行,公诸于世。最后自然而然地得出结论,说武氏窥窃、图谋神器已久,以来号召正义之臣民共同诛之。

        檄文的第二部分,着重在于说明此次兵变的主旨,是拥立中宗李显主政,匡复李唐江山,介绍主帅李敬业起事之志向和目的,在于感激李氏先君之恩以来清妖除奸、安定李唐社稷。李敬业,初唐英国公李绩之孙,父早亡,袭祖父李绩英国公爵。李绩,名李世绩、字懋功,即隋末那位起义将领、瓦岗英雄徐懋功,被世人误传为“徐茂功”的便是。后来,他与瓦岗首领李密归降秦王李世民,因在唐朝建国立朝之际功勋卓著,被唐太祖李渊赐国姓“李”为姓氏,封爵英国公。故而,徐绩徐懋功,亦称李绩李懋功。李绩,亦为太宗、高宗父子临死之前的托孤重臣,并在后来高宗为武氏立后之时给予重要支持。故而,李绩、李敬业祖孙二人之名望和威望,在初唐都具有一定的号召力,骆宾王聪明绝顶,自然会在檄文中加以发挥。

        檄文的尾段,骆宾王以他出众华丽的文采,紧抓“李唐危矣”这一情绪要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分析了起兵勤王的大义之举和有利形势;号召李氏诸王、朝廷忠义之臣和地方明理官员起来,共同清除武氏妖孽以挽救李唐社稷。全文气势磅礴而有力,情志雄伟而豪迈,语言工整而流畅;足可以振士气、扬军威。

        然而,就是骆宾王竭尽全力、使出吃奶劲儿替李敬业写下的这篇名垂青史的檄文,据说武则天看后,虽然情不自禁连声赞叹,又大骂宰相裴炎误了人才。但接着她只是微微一笑,调兵点将,不到两个月,就平息了此乱。看来,文学家的笔墨艺术和政治家的实干艺术,以其功用而论,实在是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前面说过,李、魏、骆的扬州兵变,缺乏坚实的政治基础,即是此意。加之武氏的确颇具自由思想之特质,主政以来一直着力于打击腐朽官僚和李氏裙带,选拔、笼络、任用青年才俊;除蔽革新,重视文化建设;为大唐文明创建了扎实的局面,故此深得人心与“民心”,史称贞观遗风。复加武氏天资聪颖,城府深沉,个性坚强,灵活多变。其治理、驾驭之术,岂是一帮愤青可比?尽管这帮愤青,他们个个还都是其时代的豪杰英俊,并且才华盖世。亦不过如此而已。

        倘以现代进步的眼光来看,骆宾王用来打击武氏所遵循的,正是封建礼教中的所谓“正统观念”;本浪以为,逆时代潮流而动,这就是他们反对武氏兵变失败的主要根源。扬州兵变的起因和结果,总可以说明一个真理,人类文明追求自由之潮流,从古至今均势不可当。扬州兵变平息之后,一代才子骆宾王失踪。


        本文节选自唐都浪子《诗解大唐》之二:略论骆宾王的愤青情结

    唐都浪子 发表于:2017/1/15 17: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