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亿苇想起来就说
    作家、诗人、思想者
最新公告
航亿苇
www.sweetculture.com 航亿苇,江苏如皋人,系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曾作企管、电脑部主管、报刊编辑等,现在广州馨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职。已公开发表各类作品逾200万字,著有《诗神的极乐鸟》、《芳踪漂泊录》、《电脑思想库》( 与人合著)、《 男人的圣经》等,有作品入选多种权威选本。本人博文若无特殊声明,均为原创,资料来源均为正式报刊资料。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4
  • 文章数:561
  • 收藏数:49
  • 图片数:0
  • 评论数:20
  • 浏览数:1508761
  • 开设时间:2008/12/10
  • 更新时间:2016/8/20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航亿苇主页 >> 文章 >> 时事 >> 浏览信息《[原创]穷折腾》

    时事 | 评论(0) | 阅读(13927)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四   晴天 
    主题 [原创]穷折腾

        走在马路上,前天看见有人把好好的路撕开来,埋电话线路,昨天又有供电公司在挖一道沟,铺高压电线,今天又有自来水公司重新开挖,安装自来水管,到明天则可能由污水处理或煤气公司的人扛着铁锹过来。人们对这事说了很多年,希望这些机构有一个统一的规划,一次性地开挖,但各机构仍然我行我素,并且每次撕裂马路都有十足的理由。这要算是穷折腾的一种表现吧。

        穷折腾在中国盛行不衰,自有其必要性和惯性。中国人多,不穷折腾也不行,要不然大家无事可干,弄不好可是要出乱子的。尤其是那些坐在办公室的那些官员及准官员,如果不去没事找事做,仅凭几份报纸和一杯茶,如何打发了一天办公室八小时的时间?而且坐在办公室容易相互说些是非,互通小道消息,看谁谁不顺眼,产生没必要的办公室矛盾,相反如果大家穷折腾起来,虽然不会减少办公室内部的种种矛盾,但可以让一些人暂时地忘却心中的不快,使大家在一定程度上至少暂时地不增加相互间的伤害。

        河南省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这个县政府所办的工业80%严重亏损,每年要由中央政府“救济”数千万元。然而,若干年前,这个县的县官为了显示他们正在改变这个县的贫困面貌,派人砍光街上的泡桐树和公路边的其他树种,耗资上百万元,换上象征繁荣的棕树、四季桂、云沙、塔松和月季花等,再花数百万元,又在公路边设立了200个漂亮的大幅标语牌。他们兴犹未足,便再强迫所有临街建筑,不论住房、猪圈还是厕所,都用油漆刷成醒目的红色。至于所有临街的土木结构房,则统统拆除,全部建成两层砖混结构的商住两用房,配以刷昂贵的铝合金门窗。这样的房屋造价至少5-6万元,住户很多年收入仅几千元,无力承担。这没关系,他们让住户向银行“借钱”。银行借出的钱多半难以收回,但不敢不借,这是政府面子工程。谁敢拂长官的面子?

        贫困县经这一穷折腾,老百姓过得更苦,怨声载道。要不然,也不会成为报纸新闻。然而,老百姓怨声越大,往往证明官员们越有魄力。当官员们有魄力穷折腾的时候,那一定能热火朝天,群情振奋。某些刁民不愿将厕所刷成红色,那就开大会小会,教坐办公室的同志们组成工作组,前去检查督促,甚至还可以去罚款。不愿拆房,他娘的就派推土机去,你不拆就将你的破屋给推了。

        老百姓不喜欢官员穷折腾,那是他们无知,不知道深刻体会领导的意图。更重要的中国老百姓向来比较听话,穷折腾几下子,让他们承担经济和精神的痛苦,一般不会产生什么麻烦,像卢氏县这样穷折腾,被个别恶记者报道出来,惹出了小麻烦,也没有多大关系。“出发点是好的”这句话,可以帮助各级官员推卸天大的责任。在更多的情况下,穷折腾有难以言传的好处。

        我们假设该贫困县不被报纸批评,那么不知内情的人来到贫困县,一定惊叹这个穷县的大变化,上级领导看了,自然而然会非常高兴,那就意味着有人将来会升官。而对众多办公室人员而言,则意味着有发财的机会。当一个县玩命进行大改造的时候,那可是商机无限。再一点就是能够让老百姓更加害怕各级官员,因为这样的大行动,总会有一些刁民对抗县政府的命令,那好,揪着这个机会,抓几个敢于出头的刁民狠狠地治治。这样,政府的权威也就进一步确立了。

        有时候,为了搞清楚老百姓到底有多大的承受能力,他们的忍耐限度到底有多大,不妨穷折腾一番。

        河北省什么啥县一个小村子,谎称这个村子人均收入达到2000元,因而变成所谓的“小康村”。可实际上,这个村子的人均收入不到250元,还是一个贫穷的村子。为了应付上面的调查,村干部以50元一天的代价,雇人专门向调查人员说谎。

        村子超生情况非常严重,但遇到全省计划生育大检查。为应付检查,乡政府临时从另一个村“借去”40多个绝育男子,与仍在超生的郎仁屯村妇女结成假夫妻,以应付省计划生育检查。蒙混过关后,这些临时丈夫们每人获得15元、一包烟和一顿饭的好处。

        那一年,世界银行提供无息贷款180万元给这个村子,村官用为笔修建灌溉机井等工程。村民惊奇地发现,他们村修建的机井只有一个假井盖,这表明180万元无息贷款被乡村干部私自处理去了。

        由于谎言的堆积,这个村的村官终于成为农民兄弟活难以忍受的根源。这些人为了自己,也为了讨好上级,仅公款大吃大喝就吃掉村民无数血汗钱。这激起一百多名村民代表骑自行车,准备到石家庄向省政府告状。谁知半路上,什么啥县警察突然出现,他们把赵增兵、王立英、苑正杰等7位村民被捕,控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妨害公务罪”等。

        1998年12月23日,什么啥县召开死刑犯公开宣判处决大会,赵增兵、王立英、苑正杰等人被押去陪斩,他们不但被五花大绑,而且还被挂上“扰乱社会秩序犯罪分子”、 “妨害公务犯罪分子”的大牌子。当地电视台称他们“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越级上访,唯恐天下不乱……”1999年4月,赵增兵、王立英、苑正杰等人才被正式送进什么啥县法院审讯。

        由此可见,官员们喜欢穷折腾,是没有后顾之忧的。有些人当官当得久了,就会明白老百姓只是一只只软柿子,对他们越狠,他们只会越听话。

        当然在法庭上,对赵增兵、王立英、苑正杰等人的指控出尽了洋相。那无关紧要,本来的出发点也就是将这些人穷折腾一番。

        穷折腾当然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1955年中国向麻雀宣战,当时中国存在22亿麻雀,政府动员7亿人民围剿麻雀,因为麻雀偷吃粮食。麻雀到60年代所剩无几,它们少了,害虫却多了,这是政府没有想到的。英国一位经济学家说,中国在打麻雀上所耗费的生产价值,足够全世界人和麻雀饱吃七亿年。这样的穷折腾可谓代价巨大,但那是学费。既然是学费,就是值得的。不管要交多少学费,官员本人却无需掏自个儿的腰包。掏腰包的只能,也应该是老百姓。为官员交学费,有人还怕逮不着机会呢。




    航亿苇 发表于:2017/1/12 2: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