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琐语谈个人观点
    一家之言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1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8
  • 浏览数:570194
  • 开设时间:2015/3/3
  • 更新时间:2016/12/5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闲言毛主页 >> 文章 >> 闲言毛的博客 >> 浏览信息《[原创]医生不收红包,药价能降吗?》

    闲言毛的博客 | 评论(0) | 阅读(9927)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一   晴天 
    主题 [原创]医生不收红包,药价能降吗?

          医生不收红包,药价能降吗?

          最近新闻很多,热点自然是以央视引导为大趋势了。只是,这次央视花费8个月的时间,到上海、湖南等医院,专门去调查医生收受红包问题,算是点燃了当下“高医疗”的火药库。毕竟,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在这疑难杂症多发的时代里,药费是个很头疼的问题。如今,通过央视记者的暗访调查,算是对药价中40%的虚高部分有了明确的责任者。

          那么,是否可以说,要是能够杜绝医生30-40%的红包,药价就能降下来吗?

          估计应该能降下来的。从央视的报道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自医药代表的红包,几乎成了很多医生的一项似乎正常的收入。尤其是,这个药价的30-40%部分是属于发给医生的红包,而药价的10%是属于医药代表的提成收入,然而,这仅仅10%的提成收入,一个月通过一名医生就可以给一个医药代表“贡献”一部市价5000左右的手机。由此可见,这医生的红包和医药代表的提成,为高药价做出了多大的贡献。

          高药价要是药品的成本到也罢了,可这竟然有50%见不得光的灰色部分,就不能不让人震惊了。其实,真的震惊吗?不,不说医药代表的提成吧,就说医生的红包,只要是中国人,只要在现实中与医生打过交道的,谁不知道?而且,往往为了获得医生的“认真与负责”,几乎大部分患者或家属也都会私下给医生红包的。尽管,这只是综合医疗费用的部分,并不完全是药费。只是如此普遍的现象,可这央视竟然要花费8个月时间去上海湖南调查,实在是没有必要。红包现象,在北京各医院肯定也有的,央视的工作人员也应该清楚的。

          而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的暗访调查,在闲言毛看来,无非就是为了下一步的医疗、医保和医药的“三医联合”改革打舆论基础。的确,在央视的调查报道后面,对福建三明的“三医联合”专门做了报道,算是有着很切实的事例,来证明这项医疗改革的正确。只是,如此绕一大圈,特别是用司空见惯的“红包”现象,这样的道德大棒捶打医生一番,实在是没有任何必要的。

          要知道,医生收取来自医药代表的红包,恰好是现有医疗制度的弊端所在。如果说,药品定价合理,没有那么多的“水分”,医药代表咋可能有动力去公关医生呢?众所周知,药品目录和采购算是严格控制了“医药”的进口和出口,到了医院层面官方也有着明确的加价幅度限制。也就是说,将医生的30-40%的红包和医药代表的10%的提成不计,也无法对药品的价格有多少影响。很显然,医药代表用红包公关医生,无非就是图个治疗中多用自家的药品而已。

          正如在央视报道中所说,福建三明将卫生、财政、民政、物价等部门涉及医保的职能进行整合,医保主导药品招标采购,结算药品费用,解决了原有的“管招标的不管采购,管采购的不管价格”的问题,花自己的钱办自己的事,药品采购价格大幅降低。比如基本药物奥美拉唑钠粉针,从256元/盒降到了7.8元/盒。看来,药价虚高的主要原因就是招标采购。换句来说,招标采购的才是一帮哄抬药价的“黑手”。至少,这个环节如果不能有效的控制药价,那么这样的招标采购有啥存在的必要呢?

          现实中,我们都清楚的是,凡是官方招标采购的,几乎绝大多数商品价格都要比市场价格高。前一段时间,一部40多万的打印机,已经很真实的诠释了此种怪现象。哪怕后来使用部门专门进行了说明,而这说明就差将每一个零部件分别开列了。当然了,该起新闻后来如何发展,本人孤陋寡闻,倒也没有看到后续的报道。也许,采购价会有所调整吧。只是,这只不过是因为价格太过离奇因此才被曝光了。要知道,没有曝光的还有多少呢?

          有了招标采购的抬高药价,也就有了药厂“润滑”所有能确定药品采购、药品使用等环节的资本。而很显然,这些“润滑”的成本,恰恰才是中国药价高的原因所在。至于说,一系列制度漏洞之下,到了医生环节,指望医生能够用道德纪律来约束自己,纯粹就是让巨大的利益来考验人性了。人性是经不住考验的,哪怕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而如此的让医生的原罪曝光,既是对医生的一种污名化,也是用医生的恶掩饰了制度的恶。

          说实话,看病难看病贵这是现实问题。而这些问题的根源就在于“计划思维”下的医疗制度。医生要严格管理,医院要严格管理,药品要严格管理,民营的、外资的医疗服务都要“严防死守”,如此以来,严格限制了医疗服务的“供给”,面对着“牺牲环境发展经济”和拜金主义盛行的“互害”模式下,日益增多的疾病患者,医疗服务自然就是严重的“供不应求”。在现实中的表现,就是“看病难看病贵”。

          而且,在严格管理之下,也就限制了医生这一医疗服务重要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但是,医生的专业知识与能力也必须要有体现,于是,无论是来自患者的“红包”,还是来自医药代表的“红包”,就成了对医生特殊贡献的奖赏。然而,在现行的管理制度之下,不能真正的正视医生的特殊才能,只是一味的用道德来约束,甚至于如今通过央视强大的影响力,直接来将医生的“恶”展示出来,不知道这样的做法,到底有多大的意义?难道说,医生不收红包了,药价就能降40%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就能得到解决了嘛?

          总而言之,医疗制度的“恶”不去改革,反而,让无法经受住人性考验的医生来承担恶果,这样的制度,这样的决策者也够无耻的了。即就是随后开展了“三医联合”的改革,问题是,具有专业知识与能力的医生如此被汚名之后,又咋可能心态平和呢?显然,如曹德旺先生所说,中国就是“人便宜”。尤其是,本来应该是高收入的医生,在现行的医疗服务中没有体现出价值,反而成了央视所说高药价的罪魁祸首,真的是“号错脉”了。

          

          

          
    闲言毛 发表于:2016/12/26 23: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