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之然博客
    系统默认创建的个人信息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33
  • 文章数:-3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12
  • 浏览数:396244
  • 开设时间:2010/4/18
  • 更新时间:2013/7/15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浩之然主页 >> 文章 >> 文章默认栏目 >> 浏览信息《[原创]女人缠足是谁的罪过?》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0) | 阅读(2893)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五   晴天 
    主题 [原创]女人缠足是谁的罪过?

    女人缠足(裹小脚)是谁的罪过?



        人云亦云的说法是:是汉儒经学“男尊女卑”所致男权主义的罪过,更具体地说,是宋儒理学“存天理,灭人欲”主张实践和罪过。网上有人论述过,供网址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17797481.html,摘录其中四个文字段落如下--

        任何一种现象都可以从社会的历史与现实中寻找根源,而且其根源一般都可以追踪到文化,小脚的陋俗也不例外。小脚习俗所存在于的文化环境必定是一种非理性的文化所产生的。而一般来说,文化内涵中核心思想的单一性或者说叫做单调性是非常容易导致文化的非理性,因为缺乏不同思想的争鸣,就难以对思想本身进行反思,同时文化中核心思想的一元化因为缺少其他思想的制衡,容易走向极端。当这种非常态的文化主导了一个国家时,这个国家的民众作为个体就被单一的思想简单化,无论是从个体自身还是与其他个体相比较都找不到思考的内驱力,作为整体因为内部没有差异性,缺乏内部矛盾的整体失去前进的原动力。当整个国家都基本静止了他的思维,民众反过来就完全固守于已有的非常态文化,并逐渐惰性的走向极至,国家与民众不可避免的进入非理性状态。尤其不幸的是,文化中核心思想的一元化与由它所主导的非理性国家互相作用,形成恶性循环,在这种情形下,任何荒谬的事情的发生以及可能长久的持续都是不足为奇的。而在宋朝,程朱理学就是上面推理的现实演绎。朱的理学与程的心学都是对儒家学说的进一步发展,将中庸提到天理的高度,并根据他们所认为的道与器相分离的原则,提出了“存天理,灭人欲”的思想。这种思想体现了对作为人这样的有尊严的个体的极端的不尊重,当这种思想成为整个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时,一旦脚是否小成为评判女子是否美的标准(事实上已经上升为贤良与道德的标准),全社会对于女子因此所遭受的痛楚的漠视也就不足为奇了。

        宋王朝在中国历代王朝中是一个比较弱势的政权。一方面,其领土局限于中原及长江以南地区,该地区内又基本为汉族人,所以无论是地域文化和种族文化都是比较单一的,这种情形有利于某一种思想在全国形成权威地位。而在汉唐时期,因为领有西域大漠,肢体完整,政治文化中心长安更是胡汉文化的交汇地带,这就是为什么尽管从西汉时汉武帝就已开始认识到儒家学说是统治者愚民的一剂良药,并让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而这却没有导致汉唐期间儒家思想在社会中的极权地位。另一方面,纵观整个宋朝政权历史,在与少数民族政权如金、辽、西夏交战的战场上一直处于被动地位,朝廷内也有主战和主和两种声音,但主张称臣和进贡的投降派一直都占了上风,而且皇室也倾向于苟和求安,但这就增加了百姓的赋税负担,民不聊生,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因为这种内外交困的局面,加之政权本身体弱,所以几乎没有哪个朝代像宋朝的当权者那样对安定与秩序充满了渴望。

        儒家思想的核心是道德至上,而最基本的道德规范是“三纲五常“,三纲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是仁、义、礼、智、信。可见,儒家思想是强调秩序和塑造权威的思想,是维护皇权与男权的思想,这正切合了当时政权的需要,所以统治者极端的推崇儒家学说,并在统治中深刻地贯彻、严格地执行、极力地发展儒家思想。男权与皇权都属于极权和威权的范畴,都是儒家思想所倡导的,它们一脉相承。随着皇权的权威被进一步神化,男子相对于女子强势地位就被进一步增强,而男子的强与女子的弱是相对的,即这种更加强势的地位必定是建立在进一步降低和弱化女子的地位的基础上的。在这里有一点应该被提到,宋朝的男性是比较压抑的,他们在对外族的战争中基本都是失败的,这里面除了国力军事等宏观因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古代战场当战法水平接近时,士兵的力量与野性至关重要,宋朝军队在用兵方面与北方少数民族相比水平相近,但由于士兵基本上是汉人,而且多来自江南,在力量与野性方面相对明显欠缺,在战场上的失败就不奇怪了,但由此而来的巨大的挫败感对宋朝的男性是沉重的心理上的折磨。在宋朝这样一个男权社会里,男子对自己的强大有着与生俱来的自负,但当他们的这种自负被自己的保家卫国的无能所重创时,必然从本能上必然去寻找出路以承载破碎的尊严。很显然,女性是最合适的对象。汉代才女班昭在她的著名的《女诫》中曾提到:“阴阳殊性,男女异行。阳以刚为德,阴以柔为用。男以强为贵,女以弱为美。”可见在中国历史上,男性的刚强在本质上就是以女性的柔弱为衬托的,所以,必然的,当时的男性潜意识的迫使女性走向更弱势的地位,从而为自己在战场上丢失的自尊寻找平衡。女性在缠了小脚之后,因行走不便只得轻抬步微扭腰(所谓的莲步姗姗)而尽显柔弱,因不能轻松随便走动只得好好呆在家里相夫教子,做一个娴静的贤妻良母,这与宋王朝政权渴望的秩序是相符的,更是当时逐渐走向极端的儒家文化所提倡的境界,而且还暗暗迎合了当时男性当中普遍的一种心理需求。因此,女子缠小脚的行为在宋朝走向泛滥是由当时社会极其不正常的宏观的社会形势和文化氛围所决定的。

        缠小脚的陋俗竟然能从宋朝一直延续到民国初期,最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宋朝以降,极端的儒家思想,也就是将禁锢人性的礼发挥到极至的程朱理学一直在社会占据着统治地位。但是,社会这种宏观的思想的代代传承具体到微观是由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个体所实现的,程朱理学的延续不衰说到底是一代代的一个个有灵性的人所作出的选择的综合的结果,这是一个多么大人为的悲剧。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随着国际形势的发展,国内外交流的频繁,西方的文明之风在国内逐渐刮大,知识分子率先觉醒,并开始积极宣传西方的各种流派的思想,反思我们的传统文化的某些弊病,这种思考逐渐蔓延到整个社会。在这种多元的文化氛围熏陶之下,当时的社会思想非常活跃,人们开始真正的理性的去审视自己的那些为礼教所束缚的非理性的风俗习惯,所以,水到渠成的,男人的长辫子给剪了,女人放足了。但是,中国女人的千年裹足的疼痛与屈辱实在是不能这样轻轻的一笔就从我们的历史中勾去,只有对历史的深刻反思才能让我们克服蒙昧,踏者历史的足迹继续前进。

        上面的文字是作者近7千字中后面的2千3百字,不晓得读者读出什么感受来了?也许有人会奇怪我如此一问,因为他觉得:没什么呀,大家都这么写文章呀。是的,我觉得没什么的时候,就是这么写文章的。中华君子文字1200字即可述评清楚的历史事件、文化现象等,硬生生地用夹叙夹议“裹小脚”方式煽情为7、8千字,宛若当今电视台、电台主持谈话节目,做得很水,传扬流行文化。

        1千字左右即可客观叙述清楚,最终还可有百来字《史记》“太史公(儒道)曰”之类的主观评论。行文截止,留给读者去读和体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称之为“中华君子文字”(简称“君子文”)。我读的第一篇君子文是选入中学语文课本的《鸿门宴》,当时是中学生,文言一般,没读出太多味道,听老师讲解才晓得多一些:项羽优柔寡断,妇道之仁;范增老谋,未遇明君;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项伯先觉,背君违亲;张良深谋,运筹帷幄;樊哙忠勇,粗中有细……

        而今几十年后再读太史公文·曰,如品甘茶、醇酒,沁人心脾。再看自己曾经写过的和上面评述小脚的文章,羞愧不已。司马迁之文传承先秦儒道文化,史以载道,意味深长。我辈裹脚文章传承党文化,颠覆历史、侮辱圣贤、煽动仇恨。

        党文化始于中华民国,盛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党腔党调反中华儒道佛传统,文不载道,煽情泄愤,缺德背理。7千文论述女性缠足的文章,从南唐李煜说起,“窅娘别出心裁,用帛将脚缠成新月形状在金莲花上跳舞”“做法流传到民间,缠小脚之风渐渐普及到了百姓人家”“或许更早还可追索到商代。总之,缠小脚这一封建社会的恶俗具有悠久的历史……”党派反传统的“反文化”跃然纸上。

        儒道文化文章言简意阂、温文尔雅、启智益善,多读人必向善,心仪君子,与人为善而择善而从。党文化煽情动恨,欲除一枝独秀、源远流长、没有中断的中华文化为后快,文章本身就犹如裹女人小脚,诡异之处在于:以缠足文化反缠足。阅读党腔文章不批判,如同吸食鸦片或海洛因成为瘾君子似的变成文化痞子。

        这篇评述“裹小脚”历史现象的党腔文章,自发或自觉地带着反传统的“反文化”宣传任务,开篇就是评述,以“窅娘帛脚跳舞”的描绘,用“别出心裁”“取悦皇帝”的煽情词语,倾向十足地立论:“总之,缠小脚这一封建社会的恶俗具有悠久的历史,千百年来残害了数不清的中国妇女。可以说,缠小脚是父权制传统下‘男尊女卑’最突出的表现之一。”行文至此180字,宣传任务已然完成,却“小荷才露尖尖角”,后面全力以裹脚文章煽情反裹脚,玩文字流氓游戏。

        读到这里,有人可能觉得我言重了。请问:如果有个人霸占足球视频播报其踢球影像,独自叫好是不是耍流氓?请细想想作者给“缠小脚”定的罪过!由此定罪,在中国人心中煽动的对正负各有评说的历史现象的无端仇恨。李煜、窅娘、苏东坡等历史人物的声诉我们听不到了。对过往的历史现象做缺席审判,没有原告,没有被告,没有律师,只有鲁迅似的杂文作者当文化法官,这是在干什么?

        我这里不是要批判作者,其实作者也是被煽动的,我也曾经这样过。罪在当今文化,而非传统文化。我这里不是要给缠足平反,或者倡导复兴缠足。其实我个人是很不喜欢女人穿高跟鞋的,但我不能因此就把反高跟鞋当作一项宣传任务,更不能刻意地搜集多方面的资料掀动仇恨女人穿高跟鞋的运动,就是给钱权鼓励我这样做,我也不。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中华儒道君子文化给我的教导。

        古代中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跟风炫耀,咎由自取。如此社会,君子与小人各有各的归宿。当今中国,己所不欲,偏施于人;栽赃历史人物,曲解历史现象,煽动仇恨传统,造成当今社会风气江河日下、一落千丈、道德极度沦丧。此时又钻古人作古沉默的空子,曲解历史现象,大肆诬蔑传统文化,继续污染世风。我说的是:党腔文章刻意煽动仇恨历史和传统,文坛痞风盛行,社会道德沦丧。

        关于女人裹小脚,这是提供两个学者考究过后(非文学形容描绘)的理性述说的资料的网址--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1986857&boardID=52&page=2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TzHVjheVQ-oIx0KvFe2uOWWMUAQx1Y_qpKUbsMosuGDUc2LNxB2l82hGgsSmYBPQ4_agm9aAh9xq7vJeb5FehQaCWNnFRhp3Bd_Vdi95riu ;      认真读过之后,归纳概括可知:

        出于标新立异的显示和争执的心理,女人小脚起始被追溯到夏禹、商纣、隋炀、南唐,基本是小说家的道听途说或臆断推测,并无宋朝以前的礼教典籍与文章诗词的证明,科学证实或证伪的态度都应是:沉默,使致学与文学相区别。

        宋朝以前,从典籍、史官、士大夫的文化训诫、历史记载女人生活的记载上,都不见女人小脚现象。汉唐文化非常大气,男人赏大,不会把小脚当审美对象欣赏,也欣赏不了。唐朝女人生活非常开放,户外活动经常,与男人的交往的自由程度与当代很接近,裹小脚于士农工商四阶层的各家各户都不可能,这是典籍文献记载证实了的,对所谓数千年缠足礼俗是证伪。

        北宋杨门女将的传说也间接证明,南唐宫廷舞女窅娘的小脚并没得到宋朝前期名门望族的欣赏,没有教给女人。这样辨析下来可知:女人裹小脚(缠足)成为社会风俗是在程颐、程颢倡导“灭私欲则天理明”的北宋中后期,朱熹明确提出“存天理灭人欲”可以视为南宋前期士大夫家族已具有女人缠足的礼俗要求,理学明确支持,元明汉家逐渐形成。这就是说,缠足作为男人防范女人“红杏出墙”、文人把玩女人小脚理应是两宋之交。

        无论中华春秋微言大义的用词分别细微,或是欧洲科学实证的辩证论证,五千年三寸金莲都是戏言,不能当真。作为男人强加给女人的身体桎梏,并在士大夫家庭逐渐仿效形成不可批评的社会风俗习惯是在宋元时期,源头不过千年,跟理学“灭人欲”的指导思想相关联。道学教导“灭人欲”历经宋元明清千年,犹如黄河之水中下游流淌至出海口,泥沙泥鳅越来越多。王阳明悟道“致良知”,明显是对明朝礼教理学“灭人欲”的男权扩张予以纠偏。

        理学“灭人欲”思辨地说理应男女一视同仁,但在宋元时期进入“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家庭,实际上必定是主要针对女人的限制,旨在给女人外遇和私通设置不便以减少机会,当然是治标不治本。王阳明心学以“致良知”主张要求男人自律,医治“心中贼”,用当今的话语来说即是:要求女人守住贞节,男人就不要在外胡来;丈夫早归家,妻妾心在家。

        清朝入主中原,人为阻止了心学的游学与讲学,书院理学唱独脚戏越来越僵化,“灭人欲”与男人而言日趋虚伪。清朝“首崇满洲”的基本国策形成满主汉奴的文化意识,至乾隆中后期《四库全书》的阉割汉家文化的阳根阳气。大清从乾隆皇帝正式闭关锁国至拒绝1794年英国马戛尔尼使团的和平通商请求,妄自尊大致使从官到民的社会风气越来越病态。

        汉家文化及理学礼教日渐阴阳怪气,男人即使管住了女人的私欲,也管不住自己寻刺激的无聊心魔,吸食鸦片的社会风气甚嚣尘上,以至于钦差大臣林则徐也只能以虎门销烟似的堵洪水之类群众运动来禁烟,结果海关被英国海军强力轰开,割地、赔款、开港。原本乾隆后期接受英国马戛尔尼的通商外交,这些外交屈辱都不会有,更不会有鸦片战争之后的太平天国邪教运动及反邪教所致洋务运动的买办腐败致富、甲午清日战争大日本主义兴盛。满清政府残缺理学输给日本政府武士道心学,孙中山于民间捣腾起武力起义兴建合众政府的共和主义运动。孙中山等广东造反派组织兴中会会同日本留学生组织华兴会、光复会、日知会成立反满清兴共和的革命运动组织--中国同盟会,以欧美思维的民权主义全盘颠覆儒家孔孟的中庸之道,直接传承法国吉伦特、雅各宾的政治思维,中土在春秋战国萌生、秦汉时期形成的儒道法名多家兼容的礼法治国形式的君主礼制被归为数千年君主专制,传到民国更被变本加利的被政治需要而扭曲,形成根深蒂固的现代文人政客攻击中国文化的利器和观念。
    浩之然 发表于:2017/1/20 22: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