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鸥的博客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最新公告
自由职业者。出版著作《随心悟老子》、《逍遥品庄子》;两百余篇散文随笔散见于各报刊杂志;另有百余篇时评集中见于凯迪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194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18
  • 浏览数:152835
  • 开设时间:2009/8/23
  • 更新时间:2016/9/27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江湖西子主页 >> 文章 >> 收藏默认栏目 >> 浏览信息《[原创]马云堪为端木赐?可惜已无孔夫子》

    收藏默认栏目 | 评论(0) | 阅读(16233)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三   晴天 
    主题 [原创]马云堪为端木赐?可惜已无孔夫子

      

       文:江湖西子

        [一]

        2017年开始还没几天,咱们的阿里掌门人马云便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与美国新任总统会谈,据说会议结束后,特朗普表示:“马云会和我一起干一场大事业。”

        和美国总统一起干事,恐怕这事想不大也难的。

        无疑,马云此次出访美利坚,是肩负重大使命。

        使命之一是为了成就阿里的“海外霸业”。

        近几年来,阿里的商业版图已经不再满足于国内,而小马哥更是不满足于当创业教父或是“服务于中小企业”了(当然这口号还是有必要喊一喊的),而是希望能够在海外争得半壁江山。

        然而事情却似乎进展得不太顺利。虽说小马哥与小另一个马哥据说“私交甚好”,还应邀参加了人家的私人晚宴。但无奈人家的规矩习惯和咱们不一样,酒桌上不会谈生意,所以是酒可以喝,但生意还是酒后再谈,该怎么样就当怎么样。于是阿里便照样被人家列入“黑名单”了。而更可气的是,这人家的马哥都快要下台了,还不肯做个顺水人情,下台之前,竟然又再次把阿里列入“黑名单”。不过这也不能怪人家的马哥吧。因为虽说你可以和人家个人有私交,但人家手中权力却是不能“私交”的。

        对于这一“黑名单”,马云可以抗议,也可以表示不怕。但却是不能不当回事的。所以他得趁新总统即将就任之际赶快活动活动——没准人家也象咱们一样也是一朝君子一朝臣呢?何况这普大叔已经放出话来要把奥巴马在任时做的很多事都要推翻,没准也可能把这阿里的黑名单也给消了呢?

        不过马云此行更大的使命可能还是做“布衣大使”。

        想这特朗普不久前竞争总统的时候,咱们中国人可没少给他呐喊助威。然而这家伙却是一点也不讲义气,不懂知恩图报不说,反是“恩将仇报”——又是拉拢普京,又是怂恿台湾的,还高声嚷嚷着要以对中国提高关税。

        但最头痛的还是这家伙脾气琢磨不透,据说不会按套路出牌,你不知怎么对付他。于是想来想去,恐怕也就只有咱们的马云先出马了——毕竟马云也是个商人,商人当然也就最了解商人。何况马云也不是一般的商人,除了可能所住的房子还没有特朗普那般奢华外,其它方面也不会比他差的。

        这不,马云一出马,不就把事情搞定了,人家特朗普不是已经立即表示要和他“做大事业”么?

        于是把这事和一哥们一起闲聊,而这哥们更是激动:

        我看以后咱们的中美外交以后要靠马云了!这马云堪比当年的子贡啊!

        [二]

        虽说当年的子贡也是象今天的马云一样,身为商人却又担当着国家外交之使命。然而这哥们真要把马云比作子贡,咋一听是觉得有些夸张。不过又再仔细一分析,也不是全然不靠谱的。

        那就再来说说子贡吧。

        子贡,端木赐也。春秋时,孔子十大名徒之一。在当时可是相当了不得,名扬诸候各国,据说比孔子的名声还响。

        子贡是中国最早的“儒商”,后世称为儒商鼻祖。但他更是大外交大家,好几个国家都聘其为外交大使。而各诸候国君与其相处却从不是以“君臣之礼”,而是以宾客之道。据说越王勾践甚至“除道郊迎,身御至舍”。这也就是说子贡和这些国家的君王打交道时,从来都不是高与下的关系,而是平等互信的朋友关系。就凭这一点,便可见子贡的外交之才十分的了得。

        关于子贡的出色外交事迹有史记载很多。其中便有一例是关于救孔子于危难的。

        虽说孔子一心宣扬圣贤之道,但在当时却是的确不太欢迎的。带着一帮弟子周游列国,还不如咱们现在的一村乡出去旅游来得风光,没几个国君愿意招待他的。有一次就更惨了。他们走到陈国与蔡国交界处时,被人围困在山上,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差点没饿死。于是孔子便派子贡到楚国去,说服楚王接受他们。这是子贡第一次担当这种“外交使臣”的角色。楚国本来也同样不欢迎孔子的,可要在短时间内便说服人家来欢迎孔子,想想便知道有多难。但子贡做到了,仅凭着自己的“巧口利辞”,便让“楚昭王兴师迎孔子”。

        而子贡最为成功、堪称人类外交史上典范的精彩外交案例还是他的“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

        鲁哀公七年(前488年),当时齐国权臣田常欲作乱于齐意欲夺政,就想先出兵伐鲁。为解救鲁国危难,子贡受命,先到齐国,说服田常,使之放弃伐鲁转而伐吴;接着子贡又到吴国,说服吴国救鲁伐齐。但吴王怕伐齐时越国背后攻吴。于是子贡又到越国,说服越国军队随吴伐齐。之后,子贡又到晋国说明吴国战胜齐国后必加兵于晋,让晋国做好战争准备。吴国出兵伐齐大败齐军。晋国又出兵大败吴军。越王趁吴军在北方大败,从背后伐吴,把吴国灭掉而北上争霸。

        于是就这样,子贡不费一兵一卒,完全靠着外交斡旋,保全了鲁国,扰乱了齐国,破灭了吴国,强大了晋国,而越国也称霸了。

        [三]

        了解了子贡的大概,我们也许就能看出咱们的马云还真是有那么几点可比之处:1、都是成功的商人;2、都是有着出色的语言能力;3、都有外交才华;4、马云说一口流利的世界语言——英语,可以说差不多已是周游了全世界,无疑见多识广了。而子贡虽说不会讲现在的英语,但对于他所处的时代来说,也算是“精通各国语言”,更是周游了“全世界”的。

        虽然这两人看起来的确有不少相同之处,但若再仔细一体味,还是又觉得子贡身上还有马云还无法企及的东西。

        这就是子贡有一个叫孔子的老师。

        对于中国人来说,孔子这个名字是再熟透不过了。然而虽说熟悉这个名字,但未必就是熟悉这个人。笔者一直都认为,当今无数中国人所以为的孔子早就不是真实的孔子。今天立于中国人面前被神化、被扭曲的孔子笔者从来不曾喜欢,但那个真实本来的孔子在笔者眼中却是非常的可爱,值得尊敬。笔者曾经为此写过不少的文字,其中就有两篇,一篇为《他们苏格拉底,我们的孔子》。而另一篇是《儒圣的荣耀与悲哀》。

        在《我们的孔子》一文中,笔者认为作为东西方文化两大代表人物的孔子与苏格拉底完全没有高下之分。他们的思想中都体现了一种人类世界对美好愿望的共同终极追求,如美德,如智慧。苏格拉底借他的学生柏拉图写出《对话集》提出了“哲人王”的社会理想,而孔子也借他用学生写出《论语》提出“圣主明君、君君臣臣”的社会理想,而这两种社会理想并无太多本质区别,都讲智者、贤者为王,都讲等级差异。

        然而社会发展到今天,东西方文化及社会状况出现了极大的差别,甚至让人觉出了明显的“优劣”之分,于是很多人怪罪于孔子。但笔者认为这并不是孔子之过。

        于是笔者又写了另一篇文章:《儒圣的荣耀与悲哀》。后人不管尊孔还是贬孔,其实不管他们所尊之孔还是所贬之孔子,都不是真正的孔子。

        尊孔者人把孔子打造为完美无缺,至高无上的圣人,而孔子自己生前却未把自己视为“伟光正”、“高大尚”的“圣人”,或是认为自己“天下无敌”、“武功盖世”。孔子虽然有着“帝王之师”的志向,可一直都是自谦的、觉得自己是需要不断学习的、是有所不足的。所以他会“一日三省吾身”,会说“三人同行,必有我师”,且曾求教于老农,又承认自己有些方面比不上自己的学生。

        而“倒孔者”又认为孔子鼓吹上下尊卑,君君臣臣之类。的确,孔子是追究着社会等级秩序。但他心中的等级也好秩序也好原是为着创造一种和谐的社会范式,而绝不是后世所推演出来的那种邪恶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孔子身为师长,但从来没有用不可冒犯的“尊上者”的面目面对自己的学生。相反倒是他的学生们时不时要监督他批评他几句。比如有一次孔子周游到卫国,卫灵公夫人南子久闻孔子大名,想亲眼看看孔子的真面目。这让孔子很是犯难。因为如果去了,有违男女有别的礼数;可如果不去,这南子可是卫灵公面前的红人,如果让她不高兴了在卫灵公耳边说几句什么话来没准就让他想在卫国施展自己政治抱负的愿望一下子就泡汤了。于是权衡再三,最后孔子还是去了,而且两人相见时该有的礼节都做到了位,符合君臣之道,不失君子之风。

        然而子路却不高兴,私下里“腹诽妄议”不说,还当面数落孔子“言行不一”,说孔子一边教别人要守礼,“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可自己却不讲礼了。

        而此时的孔子却不是对子路一声大喝:狂妄大胆!而是象个被委屈的小孩,急红了脸,又不知如何解释,只能发起誓来:我要做错了什么,天会厌弃我!天会厌弃我!

        ———这样的孔子是被后人时而请上神坛,时而又打翻在地的孔子么?显然不是。

        [四]

        孔子“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但他毕生最大的愿望还是让天下太平。

        他心怀天下,却从不想自己成为君王,只是一心想着找到一位仁德的君王辅佐。

        他想以仁德治天下,到处推得自己的仁政;他太相信德化的力量,希望有很多人能和他一起做君子。“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真正的君子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德去改变小人。

        孔子的愿望不能说不美好。只不过是他看错了人性。人性并不象他所想的那样天生就是善的,也不是坏人就一定会变好的。这世间总是会有些人坏得超乎别人的想象。

        然而我们能由此责怪孔子么?不能。因为我们不能要求他是今天的社会学家或是心理学家。

        可又正是因为孔子对仁德有着无比的信仰与追求,他才会有着如此多的追随者。

        孔子一生可谓都是不得志的,无权无势,凭什么能让象子路、子贡这样的学生生死与共?他的学识只能说是一方面,他的仁德之道则当是很大原因。

        他之所以能和子贡这样的学生走到一起,与其说是因为师生关系,还不如说是志同道合。只有他们先“志同道合”了,后才可为师生,否则便是“道不同不相谋”了。

        正是有着这种共同的信仰与追求,富有、多才多艺且有勇有谋的子贡才会成为不时如“丧家之犬”的孔子的忠实追随者。而拜孔子为师,又使得他的才学更加精进,德行更为高尚,信仰也更为坚定。

        他们一起行遍天下,为天下人奔走呼号。

        可他们的呼号似乎却是不太合“时宜”了——此时周室已明显式微,各诸侯已是蠢蠢欲动,势不可挡,你却仍然向往着众星捧月般的“周礼”,岂不是螳臂当车?

        但那种理想就是他们的乌托邦——人类社会又岂能没有乌托邦?

        孔子最终无功而返。年老的他最后回到鲁国,于郁郁寡欢中离开了这个让他风雨飘摇一生的世界。

        如果说孔子和一帮弟子在一起就象一艘乘风破浪之船,则孔子便是舵是帆。而孔子一死,这船便是无舵针帆,便不能航行了。

        虽说是有“弟子三千,七十二贤人,十大高徒”,且又有子贡做掌门人,但没有了孔子,儒家学说便不可同日而语了。

        没有了孔子,春秋时代也就快结束了。

        笔者一直都以为,春秋之所以成为春秋,很大程度是因为有了孔子。正如也有学者认为,如果除去物质文明的考量,春秋当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少有的美好时代之一。因为那时毕竟还是随处可见贵族之气,君子之风。即便是两国交战,也是先礼后兵,讲究一个光明磊落,或是师出有名,出师有道。

        孔子一死,春秋结束,进入战国。而战国虽说是百家争鸣,但最终却是法家的天下。这里只有计谋与权术,只有“三十六计”,只有成王败寇。

        而在这法家的天下里,儒家便无生存之地。连儒家的两大门生李斯与韩非子都改换门庭,成为法家的大师不说,还回过头来要把儒家赶尽杀绝。

        于是由此儒家便彻底沉寂。

        当儒家再次成为显学时,已经是差不多两百多年后的事了。一个叫董仲舒的人再次抬出了儒家。

        但此时的儒家不再是彼时的儒家。

        此时的儒家给这个世界留下了无数的恶名。然而这恶名却又让已死去两千多年的孔子来背负。

        写到这里,不由生出一种感悟——许久以来,很多中国人总是认为中国之所以经历如此多的血腥苦难,有着如此多的丑恶,和如此漫长的黑暗,是因为孔子。殊不知正好相反,恰恰是因为我们早就没有了孔子,才会如此。

        而同样,没有孔子,又怎会有这样的端木赐?

        原创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许可,请勿转载。个人公众号WHOGZS,有请关注。

    江湖西子 发表于:2017/1/11 22:2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