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水望伊人博客
    系统默认创建的个人信息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1
  • 文章数:0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1
  • 浏览数:21499
  • 开设时间:2016/12/1
  • 更新时间:2016/12/2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隔水望伊人主页 >> 文章 >> 文章默认栏目 >> 浏览信息《[原创]我在敬老院的日子》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0) | 阅读(3139)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四   晴天 
    主题 [原创]我在敬老院的日子

        现在快过年了,时间回到五年前,我在敬老院当社工。整个办公室大概二十多平方,有两个很大的写字台,整个房间就我一个人。在二楼的办公室,我还有一个写字台,那里有一个我专用的电脑办公。为什么我有两间办公室呢?因为等我来的时候,这里的社工就剩下我一个人。我在办公室里一个人看着窗外,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我们这里的老人平均年龄八十以上,九十多岁的就十几位,但是年轻人就我一个。其他工作人员都是我父母辈。

        回顾我为什么会来到这家敬老院,是因为我走不出我外公离世阴影,我渴望能受到爷爷辈的年长者的关爱。别看我在这里办公室很大,但是,我的工资低到谷底,而且要做六休一,从早上八点半开始做到下午四点半结束。在我的桌面上放满了一堆要书写的或者要打印的文件,比如伙食管理会议记录、自管会记录、民管会记录、心理聊天记录、安全会议纪要等文件,这些都需要我一个人完成。

        抬头你会看到我的时刻表,周一上午要用轮椅推送行动不便的阿公们洗澡,然后和他们一起打太极,下午要组织他们唱歌。周二上午要讲一个小时的新闻,下午要涂画(用电脑打印出空白的图案,然后让他们图,这是我想出来的。在没有任何资金的情况下,我迫不得已想出来的办法。对有一定知识文化的阿公阿婆我会发数独的纸,让他们做完,我再批阅。)周三上午唱歌,下午看电影或者社区医院医生回访量血压等。周四上午打太极,下午做日本操,玩飞镖或者保龄球。周五上午用轮椅接送腿脚不方便的阿婆们洗澡,下午开会。每月我还要订蛋糕,为这个月的老人庆生。碰到八十、九十岁的老人生日,还要提前邀请他们家属来我们食堂,特意为老人免费办一桌,拍一张照。

        我们的院长是一位很要强的人,很看重荣誉。对于上海市文明单位的评选等很看重,这类评选需要一大堆的资料,这又成了我一个人的事情了。有时候,我去食堂找他们的总厨让他补资料,他摇头说不懂,只会烧菜,你来,让我又好气,又好笑。你知道吗?我们还要写专项预案,比如防止老人褥疮、防止老人摔倒等,这些网络上都找不到任何的资料,全凭脑子自己编。

        中午吃饭前,我要先去一楼给瘫痪在床的阿婆们喂饭,然后随着护工阿姨的送饭车去帮忙每层盛饭、送汤。

        等我吃饭已经是十二点以后的事情,看到阿婆们和阿公们陆陆续续从食堂回去,我还得询问他们对菜的口味有什么意见,记录每天的饭菜名字和反馈。在敬老院,我学会了唱歌、指挥、讲新闻、打太极等活动。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佩服我自己,当初一个人是怎么扛下来的。

        你们很多事情,看起来很简单,但是里面可有很深的学问。比如说,讲一个小时的新闻。

        你们知道吗?讲这一个小时的新闻,我通常要准备两份以上的当天的报纸。为什么呢?一份报纸从头开始讲,根本凑不满一个小时的,最多半个小时就结束了。早晨的报纸绝大多数都是广告版块,时政类的文章不能多讲,因为他们听不太懂,我一般都讲社会类的新闻,还要别开生面地讲,这绝对是考验一个人的功底。

        我的领导是院长,她是一个很自负又高傲的人,很不喜欢年轻人,这也直接导致了社工的流失。我们上班是八点半开始,有一次,我八点二十五分来了。院长已经在我的门口候着,说:“你迟到了!”我摇摇头,给她看手表,说:“还差五分钟呢!”

        院长说:“你还要准备呢!”我不声不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了。

        第二次,我的钥匙开不开,于是,我走到小花园,从后面的窗户爬了进去,当我爬完窗,踩到我的办公桌上,正准备跳下来。保安大叔用备用钥匙打开了办公室,大喊:“谁啊?”我茫然地看了看保安大叔,说:“是我。”保安大叔问:“为什么不开门进来呢?”我尴尬地说:“钥匙打滑,我不高兴在搞,就跳进来了……”

        我们院长是一个很苛刻的人,曾经有领导莅临指导,她让我写黑板报。天晓得,我什么时候出过黑板报,不过,我对自己的字很自信,好歹我也练过硬笔书法六级。谁知道,我们院长看到我的字,大发雷霆,说:“这什么字啊?像什么样子?”我说:“那我重写。”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办公室,用电脑打印镂空的字,然后用剪刀剪出轮廓,然后依葫芦画瓢地刻在黑板报上,这样领导勉强点头。

        我们院长有一个心腹叫王姐(年龄可以当我妈妈,但是不会做事,不会用电脑,只会拍马屁和告状。我就是被她经常投诉的人,因为她怕我太牛了,取代她的位置。)每次,事情归我做,功劳都是她的。我不想和她理论,因为不屑。因为我受领导冷落,很多护理的阿姨们狗仗人势,对我大呼小叫,指手画脚,我都忍了。

        回头看看有人比我更惨!

        我们院里有一位贵族嘉宾,据说是张学良的秘书,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他的耳背,口齿不清。我原想和他聊聊张学良的事情,但几次, 我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而且他的脾气出了奇的臭脾气。看到不满意的饭菜,他会摔盆子,还曾经打我们的厨师小张。小张年逾三十,安徽人,外来务工人员,自然不好还手。我听到后,对他产生鄙夷的态度,除了送饭菜,平日里也不去他这里多逗留。

        哎,敬老院是一个小社会,什么人都有啊!

        在这里,我度过了我人生最黑暗的时期,也锻炼了我向前看的勇气!

    隔水望伊人 发表于:2017/1/12 18: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