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泊平博客
    系统默认创建的个人信息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239
  • 收藏数:1
  • 图片数:0
  • 评论数:22
  • 浏览数:417037
  • 开设时间:2013/4/8
  • 更新时间:2016/12/2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辛泊平主页 >> 文章 >> 文章默认栏目 >> 浏览信息《[原创]《柏林的女人》:生命的选择》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0) | 阅读(18925)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三   晴天 
    主题 [原创]《柏林的女人》:生命的选择

    《柏林的女人》:生命的选择
    辛泊平

    在反映二战的众多电影里,《柏林的女人》称得上一部另类。人们常说,战争让女人走开。似乎战争只是男人的事情,与女人无关。说是说了,但女人真的能走开吗?对于战争,我们的印象更多的是战场上的炮火连天和血肉横飞,是生命被集体毁灭的残酷,是所谓的勇敢与智慧,是怯弱与逃避,甚至,就是观念的冲突,主义的对决。很少有人想过,男人们冲锋陷阵的时候,男人们在征服的荣耀与被征服的屈辱里沉沦时,他们的身后会发生什么。
    是的,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不能因为战场上的牺牲就轻视,不能因为它远离战火就绕开。在战争的背景下,战争无处不在,只不过形式和程度不同而已。因为,所有的士兵都有一个家,都有亲人,而当他们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时候,他们的家庭和亲人也必须面对另一种战争。《柏林的女人》表现的就是关于女人的战争。
    一群柏林女人,在战争之初,她们也许会为帝国所向披靡的胜利而欢呼、而呐喊。这是一种正常而又不正常的狂热。说它正常,因为那是一种集体无意识,在几乎所有人都被洗脑的时代,融入那种虚幻的热情,是为正常;说不正常,是当下的理性判断,那些原本可以用脑子思考的人们,在一个人的意志下,竟然那样容易就放弃自己思考的权利,那是一种极端的不正常。当然,历史就是历史,它不容假设,不容置换,在历史里,我们只能以历史的角度去审视历史。所以,那些柏林女人,在首相的光辉里生活的女人们,她们可以在舞会上花枝招展,可以醉生梦死,因为,她们的男人们在前方为她们、为帝国创造“荣光”。
    然而,战争就是战争,它瞬息万变。当前方的战事出现逆转的时候,一切都改变了。最初的神话破灭,取而代之的是,“敌人”兵临城下,荣耀不再,耻辱如影随形。所有的女人,不论少长,不论等级,不论美丑,都必须做出自己的选择,在生死之间。死亡,可以有一千个理由,为了信仰,为了荣誉,为了个体的尊严。而生存,则更为现实和紧迫。用不着掩饰什么,用不着美化什么,生死关头,我们不能用战士和烈士的标准要求普通的人们,他们有权利选择屈辱地生,选择没有信仰地活。这是生命的常态,是后人应该理解和宽容的软弱。
    是的,就是软弱,在大兵的枪口之下,在强奸,枪杀随处可见的危险中,那些柏林女人为了生存,周旋于敌军的各色人等,可谓处心积虑,可谓颜面扫地。然而,我们无法谴责,因为,她们不是嗜血的屠夫,她们只是无辜的羔羊。她们的被侮辱,不是因为她们侮辱了别人,而是因为她们的男人,她们的国家。她们没有选择,或者说,在战争开始之时,她们就已经被选择。
    当一切结束,她们的男人们以战败者回来,她们得到的不是同情,而是厌恶与羞辱。和来自敌人的羞辱不同,这种羞辱触及了更为广泛的人性。因为,那些带给自己女人更深刻羞辱的男人,在异国他乡,他们的所作所为,和柏林女人遭遇的男人并无两样。他们同样有过对敌国女人占有的狂欢,同样有过对生命的漠视与凌辱,同样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然而,当他们面对自己的女人时,却是被伤害、被侮辱的面孔,却是道德审判者。由此我想起《圣经》里那段著名的公案,当人们拉着犯了罪的女人要耶稣裁决时,耶稣说,只要你们当中有一个从来没有犯罪的人,便可以拿起石头砸向这个女人。结果,所有的人都走了。那些人尚有自知之明,他们还知道廉耻,懂得敬畏。在人类的灾难中,谁敢说自己是无辜者?我们能做的,是以生命回应生命,以人性去关照人性。除此之外,任何道德审判,都将坠入万劫不复的自我审判。2014-4-14
    辛泊平 发表于:2017/1/18 10:3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