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平博客
    系统默认创建的个人信息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0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5
  • 浏览数:68687
  • 开设时间:2012/11/19
  • 更新时间:2014/12/3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刘少平主页 >> 文章 >> 文章默认栏目 >> 浏览信息《[原创]特朗普有恋普癖?》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0) | 阅读(12443)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五   晴天 
    主题 [原创]特朗普有恋普癖?

        特朗普也是“普”,但这里不是讲他自恋,而是指普京。

        在特朗普竞选总统之前,许多美国人就知道他,因为他不但是个亿万富翁,还是个电视娱乐节目的小明星,但我们多数外国人是在他开始竞选总统之后才知道他的,从知道他开始,就也知道了他特别喜欢普京。在竞选中,他不断把普京和希拉里相比,说普京不知强希拉里多少倍,说他一旦胜选,就要与普京友好往来。最近,普京利用黑客干扰美国大选的事件被越炒越热,不但民主党,连共和党的许多大佬都对这个事件严厉谴责,奥巴马已经因此驱逐了俄罗斯几十名外交官,但许多政界人士表示还要给普京更多的惩罚。可特朗普却总是对俄罗斯黑客入侵的说法嗤之以鼻,虽然在听取美国情报部门对他进行的情报汇报后,承认了确实有俄罗斯黑客攻击事件,却仍然坚持它对美国大选没有影响,更是不说普京一句坏话。所以有个美国情报首脑说,所有的人,除了特朗普,都相信普京干扰了美国大选。因为特朗普喜欢普京到了好像是盲目崇拜的程度,网上出了一幅特朗普与普京接吻的漫画,那个恶心的样子正是特朗普如此迷恋普京给许多人产生的感觉。

        那么,特朗普怎么会如此表现呢?

        首先,他与普京在性格上是一种臭气相投的关系。

        其实特朗普不但喜欢普京,但凡被一般人认为邪性的领导人他都喜欢。他喜欢菲律宾的总统杜特尔特,在其他西方国家领导人纷纷批评杜特尔特在禁毒行动中滥开杀戒时,他在与杜特尔特通电话时却赞扬他干得好:“噢,杜特尔特总统,我们要修复两国不和的关系,它需要很多(努力)。你刚才提到有好的事情,而且你也做得很好。我知道你担心这些美国人批评你,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请再接再厉。我在墨西哥和美国边境也遇到类似的问题,这些该死的家伙。”“当你来华盛顿或者纽约时,记得来找我,我们要喝一杯。也许你可以给我一点建议,怎么对付这些该死的狗娘养的(son of a bitch)。”若是不知道的,恐怕会以为是两个黑道头目在互致寒暄。受宠若惊的杜特尔特说,听脏话连篇的特朗普说话,让也爱讲脏话的他感到自己就像“圣人”。特朗普甚至连国际弃儿金正恩都赞赏有加,说他年纪轻轻的,掌权后能够那么快就牢牢控制住朝鲜的局势,确实有两下子。没准在特朗普内心萨达姆、卡扎菲也都是了不起的领袖。

        中国有句俗话:“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反过来也一样。从特朗普和他喜欢的领导人现在的表现,可以反推这些人十有八九小时候都属于那种问题小孩,特朗普是调皮捣蛋的类型,普京是阴损,杜特尔特既不调皮捣蛋,也不阴损,但骨子里带着邪劲,总爱与正儿八经的事拧着干,而金正恩的本质也许并不坏,但由于受到不良家教,变得比一般坏小孩加倍邪恶。这些小孩平日里也许各玩各的,互相间并不搭界,但一旦遇到与老师或一般观念中的好学生作对的事,他们就会莫名地兴奋,毫无例外地都会加入到添乱的阵营中。现在大家对其他人的过去知之甚少,但由于美国社会十分透明,对特朗普的经历却十分了然。特朗普和希拉里这对冤家有一个很相似的家庭渊源:都有一个严厉到不近人情的父亲。希拉里从小就表现得很优秀,经常考试得第一,但每当她把成绩拿回家想取悦她父亲时,她父亲总会冷着脸说:“连你都能得第一,他们怎么把考试弄得这么简单?”搞得希拉里灰头土脸。特朗普的父亲也一样,特朗普有个哥哥,从小就向往长大后当飞行员,换一般家长,即使不认同这个职业,孩子有这种志向,无论怎么说都是求上进,或多或少都会加以赞扬鼓励,可他父亲却是不断奚落,译成中国的大白话:“瞧你这德性,怎么会喜欢这种烂职业。”特朗普这个备受挫折的哥哥后来沉迷于酗酒,导致英年早逝。但就是这么一个父亲,对从小调皮捣蛋的特朗普却是毫无办法,最后只好把他送到少年军校,让别人帮助管教。美国的少年军校其实与中国以前的少管所性质差不多,都是坏孩子的集中营,不同的是,在中国是违犯了国法的坏孩子被国家收走,在美国是违犯了家法的坏孩子被家长送去。少年军校管制严厉,再坏的小孩都要被治得服服帖帖,一般被送到少年军校的小孩都会感到苦不堪言,巴不得赶快离开,特朗普却是如鱼得水,因为表现出色经常受到学校的表彰,到离开时还恋恋不舍。有一张他穿着少年军服的照片,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与现在一模一样。由此可见特朗普是几十年一以贯之,从小就是特别顽劣的胚。这么一个顽劣之徒见到普京如同四处捣蛋的坏小孩,今天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明天把舰队开到澳大利亚沿海吓唬批评他的澳大利亚总理,后天让冒着滚滚黑烟的航母耀武扬威地通过英吉利海峡挑衅北约成员国,自然地会兴奋得像孙猴子一样挠耳搔腮,赞赏普京的胆识和能力,希望和他合作干些事。

        第二,面子问题。

        特朗普的性格极其争强好胜,这次他虽然赢得大选的选举人票,但在普选票上却少了希拉里将近300万张,这原本对他无关紧要,毕竟他已经是胜者,但他却连这点都不让希拉里得便宜,不断在推特上辩称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把精力放在争取具有决定意义的选举人票,如果是普选票具有决定性意义,他就会有不同策略,照样能赢得多数普选票。这样一种性格,怎么会承认是别人帮他赢得大选呢,当然要百般否认。否认普京帮他赢得大选,自然就要否认普京干扰了大选。而在别人看来,他是喜欢普京到了罔顾事实的程度。

        第三,某种利益关系。

        上面两点都是感性因素,就因为特朗普经常感情用事,所以被许多人称为疯子。除此之外,特朗普是商人出身,他表现出如此喜欢普京,肯定不会完全是个性的原因,其中也会有重大的利益考量。商人什么时候最爱对一个人赞不绝口呢?是在他可能从这个人身上获取巨大的利益时。利益有公利与私利之分,如果他想与普京合谋私利,目标恐怕就是攫取这个地球的大部分财富,从两人的性格看,完全有这种合作谋私的基础。这几天,媒体透露普京已经掌握了特朗普的包括性丑闻的负面行为的把柄,而且在大选期间,特朗普的幕僚经常与莫斯科联系。从种种迹象看,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很高。再联想到特朗普始终在讲普京好话,让人有理由怀疑他们之间真有某种还不为人所知的关系,甚至特朗普已经在某种程度被普京绑架。当然,即使他们之间真有某种关系,目前还看不到他们有合作谋私的可能性,首先是美国的民主体制比较完备,特朗普受着有效监督,其次也看不到他表现出这种动机,如果他想谋私利,就会组建一个奴才内阁,但他网罗的内阁成员都如狼似虎,不要说别人,如果发现他谋私利,那个被他提名为国防部长的疯狗将军就敢一枪把他崩了。剩下就是谋公利,特朗普虽然是共和党而不是共产党,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也不是一点都没有,他在竞选中说他原来从没想到要参政,是因为美国处于危机之中,他为了挽救美国才毅然参选总统,也就是说,他认为自己当总统是想为美国人民服务,这话应该有几分真实性。这里用排除法看看特朗普能为美国人民从普京身上获取什么利益。搞经济合作互通有无?似乎发挥的余地并不是很大,俄罗斯能出口的主要是武器和石油等矿产品,但美国不需要俄罗斯武器,而石油来源广泛,俄罗斯石油对美国并没有特别吸引力。反观美国,武器和技术是出口的强项,如果可能,俄罗斯当然很想要,但美国不可能给它。美国还是大宗农产品出口国,但俄罗斯自己也是农业大国。俄罗斯是轻工业产品不小的市场,可美国的轻工没什么优势,它自己的市场都越来越多地被中国价廉物美的产品所占据。让美国企业到俄罗斯办厂?特朗普不会干,他要振兴美国的实体经济,现在都在逼美国的企业留在美国,逼别人到美国办厂。让俄罗斯到美国办厂?俄罗斯没有钱。剩下的就是政治军事方面,他要与普京瓜分世界政治军事版图?也许普京很有兴趣,但特朗普不会干,他竞选时就一直宣称,美国的国际负担太重。其实,虽然特朗普多次宣称要与普京进行合作,好像要开创一个美俄全面合作的新时代,但他比较明确说到的合作内容只有一个:联合反恐。

        近几年,由于诸多内在问题,加上主要的外汇来源的石油出口价格暴跌和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在普京苦于没有出路之时,看到西方国家被中东的恐怖活动以及由此引发的大规模的难民潮搞得焦头烂额,于是在去年初匆匆出兵中东,企图在反恐的问题帮西方一把来换取他们放松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但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并不买账,你想反恐很好,那是你的权力也是义务,但不会与你合作反恐,你也别想以此换取放松经济制裁。一肚子恼火的普京只好退而求其次,帮阿萨德对付反对派,给西方难堪。在过去的一年中,西方的经济制裁不但没有松动还不断加码,使俄罗斯经济濒于崩溃,走投无路的普京病急乱投医,向日本首相安倍暗送秋波,看到机会的安倍于是不顾西方的反对,企图用在经济上帮普京一把来换回北方四岛。可能也是看到普京的这个困境,或者受到普京的某种裹挟,特朗普在感情上想拉普京一把,在利益上想与他双赢,让普京在中东反恐问题上充当打手,而他则给普京一些经济方面的照顾作为回报。这或许就是特朗普要与普京联合反恐的意思。这几天媒体报道,特朗普认为奥巴马的反恐效果不大,他上台后要调整反恐战略,但前中情局局长海登说,有一件事不会变,那就是美国不能靠打仗来战胜恐怖主义。那么,问题就比较清楚了,反恐肯定要打战,特别是对付中东的伊斯兰国,打战的事谁来做?当然是普京最合适。

        特朗普上台后,与普京的联合反恐能实现吗?他作为总统有权采取一些与俄罗斯的联合反恐行动,别人也不好过于激烈反对,但若要因此解除对俄的经济制裁,或者给俄罗斯其他什么经济利益作为回报,必定会招致美国国内和盟友的激烈反对,极难实现。而指望普京自带武器与干粮,无偿在中东冲锋陷阵充当反恐急先锋?只能是做梦,普京又会像现在一样,以反恐的名义在中东捣乱。

        所以,特朗普无论想与普及搞什么合作都是难上难。

        特朗普上台后甚至可能都没有什么机会考虑与俄罗斯联合做什么的问题。他是以与美国两党的建制派唱反调为手段而赢得总统选举,可能是根本没想到自己真能当上总统,在竞选过程中捣乱起来总是毫不留情,不顾后果,如同一块滚刀肉。当上总统后,他的角色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反转,从捣乱者变成建设者,但是,捣乱容易建设难,那些在许多问题上与他意见相左的两党的建制派们成了监督者,这回轮到他们对特朗普指手画脚,虽然他们不会像特朗普那样撒泼,特朗普要应付他们的挑战恐怕也要忙得不亦乐乎,气得吐血。他现在已经在巨大压力下,宣布要针对俄罗斯的黑客攻击采取应对措施。与普京叙友情的事或许只能放在驴年马月。而且,最近媒体刚披露出的普京掌握着他的负面行为的把柄、以及他与莫斯科有某种暗中联系,如果被证明属实,搞不好他一上任就要面临被弹劾的危险。【 刘少平 】

    刘少平 发表于:2017/1/13 21: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