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游博客
    系统默认创建的个人信息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45
  • 文章数:0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10
  • 浏览数:1625191
  • 开设时间:2009/11/13
  • 更新时间:2016/11/26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网上游主页 >> 文章 >> 文章默认栏目 >> 浏览信息《[转帖]99%民众的经济:8个富豪拥有全球一半人口财富总和》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0) | 阅读(19223)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四   晴天 
    主题 [转帖]99%民众的经济:8个富豪拥有全球一半人口财富总和

        99%民众的经济:顶端8个富豪拥有全球一半人口财富总和
        --乐施会报告完整版第一部分
        香港乐施会 2017-01-18 来源:乌有之乡

        世界经济论坛(WEF)今天起在瑞士达沃斯召开,国际慈善机构乐施会(Oxfam)发布报告表示,指去年全球贫富悬殊已达历来最严重的地步,八大富豪身家竟等同于36亿贫穷人口的总财产,占全球总人口一半。

        在达沃斯论坛召开之际,乐施会呼吁各国政府改革税制,提高富豪税率,并改变企业不合比例的巨额分红制度。

        全球政界和商界精英共约3000人将在本月17日至20日汇聚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不平等问题是会议主要议程之一。

        国际乐施会根据《福布斯》及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的资料,撰写名为《99%人的经济》的报告,指WEF连续4年把贫富悬殊列为对社会稳定的最大威胁,但贫富差距却变本加厉扩大。

        报告称,自2015年起,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身家已超越其余所有人的财产总和。如以全球半数贫穷人口作为指标,2010年时,这半数人口身家仍可抵得上全球头43名富豪的家财,但富者愈富,如今只比得上头8名富豪。

        

        图注:根据了乐施会报告,全球最富有的八个人

        报告并称,全球最贫穷的10%人口,在1988至2011年间,每年收入只增加少于3美元,而最富有的1%人口,收入却暴增182倍,“若再不处理,愈来愈大的财富不平等恐会撕裂社会”。

        对于有超级富豪称将捐出大部分身家,乐施会政策部门负责人Max Lawson称这是好事,但不代表可解决不平等,“我们的制度不应让富豪享有低过其秘书或清洁员工的税率”,呼吁各方改革。

        本网将分章节刊登报告完整版,今天刊登第一部分:凸显不平等和排它性的经济增长时代,明天刊登第二部分:排它性增长的推动力——企业在激化不平等危机中的角色。(注释略)

        据最新估计,全球最富有的8人所拥有的财富,相当于世界相对贫困的那一半人口的财富总和。

        最富有的人群从经济增长中受益良多,与此同时,社会上其他民众、特别是最贫穷的群体却正在受苦受难。将我们带入到如今这个极端、不可持续且不公正境地的,正是我们经济体系的设计及其所依循的原则。我们的经济必须停止过度回馈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人群,转而开始为全体民众服务。负责任且卓有远见的各国政府、为工人和生产者谋福利的企业、受重视的环境、女性的权益和强有力的公平税收体制等,都对这个更为人本化的经济体系(humaneconomy)至关重要。

        摘要

        4年前,世界经济论坛(World-Economic-Forum)认为不断恶化的经济不平等是影响社会稳定的主要威胁之一;3年前,世界银行(World-Bank)也将消除贫困列为与实现共同繁荣的需求同等重要的目标。从那以后,尽管世界各国领导人已达成共识并签署了减少不平等的全球目标,但富豪群体与世界其他人口之间的财富鸿沟仍在进一步扩大。这种境况不能再持续下去了。正如2016年9月奥巴马总统在其联合国大会的道别演讲上所言:“如果有一个世界,在其中由1%的人口控制的财富相当于其余99%人口的财富总和,那么这样的世界将永无宁日。”

        然而,全球不平等危机却始终有增无减:

        •2015年以来,世界最富有的1%人口所拥有的财富量已经超过了全球其余所有人口的财富总和;

        •当今世界上,财富顶端8个富豪所拥有的财富相当于全球相对贫困的那一半人口的财富总和;

        •在未来20年中,将有500位富豪将其财产移交给自己的继承人,总价值高达2.1万亿美元,比拥有13亿人口的印度全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还多;

        •自1988年至2011年,世界最贫穷那10%人口的收入每年增长不足3美元;同期,最富有那1%人口的收入增长量却是前者的182倍;

        •在伦敦富时指数(FTSE-100)100强公司中就职的任何一位首席执行官,年收入都相当于1万名孟加拉国服装厂工人年收入之总和;

        •据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Piketty)最新研究发现,过去30年间美国最底层50%人口的收入增长几乎为零,而顶端1%人口的收入却增长了3倍;

        •在越南,全国最富有者一天所赚的钱比最贫穷的人辛苦10年所获得的报酬还要多。

        如果继续听之任之,日益严峻的不平等所带来的威胁将导致我们的社会分崩离析。它助长犯罪和不安全,破坏为消除贫困所做的努力。它使生活于恐惧中的人日益增多,而心怀希望的人却不断减少。

        从英国脱欧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Trump)成功当选美国总统,种族主义的抬头和主流政治的普遍幻灭令人忧心忡忡。日益增多的迹象表明,越来越多富裕国家的民众不再愿意忍受现状。当人们在生活中所见的全是停滞不涨的工资、随时可能失去的工作和日益加大的贫富差距,他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忍受下去?人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去建立一个积极的替代方案,以避免分化继续扩大。

        贫穷国家的状况同样复杂,也同样令人担忧。最近几十年间,数以亿计的贫困人口成功脱贫,这是全世界都应为之自豪的成就。然而,全球每9个人中,仍然还有1人在饥肠辘辘中入睡。如果1990年到2010年之间的经济增长方式更为利贫,那么今天就还能再有7亿人口实现脱贫,而且其中大部分为女性。研究发现,通过增加税收、减少军费及其它累退性支出(regressive-spending),可以使3/4的极端贫困人口利用现有资源成功摆脱贫困。世界银行明确指出,如果各国领导人还不加倍努力促进不平等问题的解决,全球所追求的2030年前消除极端贫困的目标只能是水中月、镜中花。

        情况本可不必如此。人们对不平等的反应并不一定会加剧分化。《99%民众的经济》将带领我们探究大型企业和超级富豪们是如何造成不平等危机的?我们可以如何行动去改变现状?本报告细致推敲那些将我们引入歧途的错误假设,让我们瞭解应该如何创建一个更为公平的世界,使这个世界建基于更为人本的经济体系之上。在这个世界里,民众将取代利润成为考虑的底线;在这个世界里,最脆弱的人群能获得最优先的发展。

        凸显不平等和排它性的经济增长时代  由1%富豪控制的财富相当于其余99%民众财富总和,这样的世界难有安定之时

        2016年9月,奥巴马总统在联合国大会的告别演讲中说道:“如果有一个世界,在其中由1%的人口控制的财富相当于其余99%人口的财富总和,那么这样的世界将永无宁日”。当月底,世界银行围绕贫困和共享繁荣主题发布的首份报告提警告,各国国内的不平等现象与25年前相比更为严峻。报告还指出,“减少不平等现象将是2030年以前实现减贫(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关键”。国际货币基金组的研究人员也警示,不平等会损害经济增长效果,进一步激化大众因性别、种族和地缘等因素而面对的障碍和不公。极端不平等所导致的社会和政治后果不一而足。很多评论家认为,民众被排斥在仅有极少数人受益的繁荣之外,这正是2016年6月多数英国选民投票脱离欧盟(EU)、美国特朗普竞选总统成功的深层原因。

        如今,各国领袖们均已签署可持续发展目标,这一目标适用于所有国家,无论其处于何种发展阶段。其中,设立的第10个目标——“减少国与国之间以及各国内部的不平等”,这一承诺以及承认存在不平等问题广受各方肯定。但是,迄今为止,对此目标的响应和行动却严重不足。片面追求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私人利益最大化的趋势依然主宰着全球、各国和商业企业的议事议程,如果有谁表达对不平等的担忧、或者尝试纠偏,都会被警示。于是,我们只能眼看着诸多政策抱薪救火般加剧着不平等现象,因为这些本就源自有缺陷的、误导性的目标设置。而那些能够确保人类可持续发展、福祉保障的方法则继续被束之高阁。

        本报告挑战那些无所不在的目标、众人习以为常的理念,而当前的经济决策正是建基立于这两点。报告也为读者呈现出一条更为公正的、更可持续的社会发展路径。

        仅仅颁布数项政策、或是做做表面文章不可能缩小不平等危机的规模。我们必须把握机会确保人们对此问题建立起广泛共识,才能采取有意义的行动并解决问题。

        财富集聚进一步加剧  全球财富总额已达255万亿美元,这一数字令人震惊。自2015年以来,这些财富中的一多半集中在最富有的1%超级富豪手中。今年的数据表明,位于财富金字塔最顶端的8位超级富豪,他们的净资产总和已高达4,260亿美元,相当于底端50%人口拥有的全部净资产总值。

        财富持续集聚到本已富有的人手中。过去30年中,资本所有者们获得的回报率一直远远超过了经济增长速度。乐施会在过往发布的报告中已经向读者们说明,这种不断积聚到在极少数人手中的财富是如何转化为权力,并对政治和体制带来负面影响的。

        另一方面,适度的资产累积,特别是土地和牲畜等农业资产的累积是帮助人们摆脱贫困的最重要方式之一。财产对贫困群体至关重要,能帮助他们应对求医看病等财务负担。然而,据瑞士信贷(Credit-Suisse)估算,财富底端50%人口所拥有的财产总和还不及1%全球净资产的1/4。财富底端50%这个群体中有9%人口拥有负资产,并且他们大多生活在可以获得学生贷款或其他信贷支持的富裕国度。即便我们不计算这一群体中生活在欧洲和北美那部分人的债务,底端50%人口的总资产量仍然不足1%。

        通过各类富豪榜,我们可以观察和记录到顶级富豪们的庞大财富。与此不同的是,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财富分配底端群体所拥有多少资产的信息却少得可怜。不过,毫无疑问地,全世界众多贫困人群正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主要的财产——土地、自然资源和家园不断遭受侵蚀。这是土地权益得不到保障、土地掠夺、土地碎片化和侵蚀、气候变化、城市扩张和强制性移民带来的后果。尽管全球耕地总面积有所增长,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农户所持有的土地份额却在不断减少。从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财富底端20%人口所拥有的土地面积减少了7.3%。发展中国家土地所有权变化主要受大规模征地驱动,小农户的土地流转给大投资者,原本用于生计耕种的土地变更为商业用地。高达59%的土地交易涉及到原住民和小规模社区所拥有的土地,数百万人口可能因此背井离乡。只有14%的土地交易实现了“自主、事先、知情同意”(FPIC),属于正当交易。拉丁美洲的土地分配不均最为严重,该地区64%的总财富都与土地、住房等非金融资产相关,而占总比重1%的“超级农场”所控制的土地质量远比其余99%农场都更肥沃多产。

        乐施会对财富不平等状况的计算

        2014年1月,乐施会计算出全球最富有的85人所拥有的财富相当于财富底端一半人口资产的总和。其依据是福布斯富豪榜中所列富豪们的净资产数据、瑞士信贷的全球财富分布数据。过去3年间,乐施会一直在跟踪这些数据来源,以描绘全球财富分布的变化情况。根据瑞士信贷2015年10月报告,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所拥有的财富量已经相当于其余99%人口所拥有财富的总和。

        今年,我们发现全球财富底端50%人口拥有的财富比以往估算结果更低。8位顶端富豪所拥有的财富就能等同于底端50%人口全部财产的总和。瑞士信贷每年都根据获取到的更新更准确数据来估算全球财富分布情况。据其最新报告,贫困人群所负担的债务更重,而且处于全球收入底端30%-50%人口所拥有的资产数也更少了。据估计,财富底端50%贫困人口所积累财产在财富总额中的占比去年为0.7%,今年降至0.2%。

        表1:全球财富底端50%人口的资产分布  

        

        上表数据中体现出的财富不平等状况吸引了很多关注。人们不仅关注到数据所揭示出的不平等程度令人发指,也重视所使用的数据数据和计算过程。一般存在两方面疑问。第一,最贫困者是净资产为负值的人,即身陷净债务中的人。但是受益于功能完善的信贷市场,他们有可能收入还颇为丰厚(想想那些欠着助学贷款的哈佛毕业生们)。尽管如此,从人口数量看,这部分人口占全球总体的比重几乎微不足道;而全球财富底端50%人口中,70%都生活在低收入国家。全球收入底端50%人口的净债务总值也仅占世界总体财富的0.4%,即1.1万亿美元。如果忽略净债务,底部50%人口的财富为1.5万亿美元,只需要56名顶级富豪的财富之和就足以与之相较了。

        第二,汇率波动会导致净资产随时间而变化。这对于那些计划在本国内使用资产的人影响甚微。但是,由于瑞士信贷以美元为单位进行计算,所以很自然要将以其他货币计算的财富都换算为美元。去年一年,英国的财富就因英镑贬值而缩水1.5万亿美元。不过,汇率波动并不能解释瑞士信贷(使用当前汇率计算)发现的长期存在的财富不平等:自2000年以来,底端50%人口所拥有的财富占比从来没超过财富总值的1.5%;而最富有的1%人口所拥有的财富,也从来没有低于财富总值的46%。鉴于全球范围内被投入在贸易领域的资本量在财富总值中的重要性,不同货币之间的转换依然适用汇率的方式。

        归根结底,乐施会相信分析财富如何分配非常重要,特别是分析最脆弱人群的财富;并需要系统收集高质量的、易于对照比较的数据,从而衡量贫困家庭所拥有的财富总量。

        消除极端收入不平等需要更加包容性增长  最近几十年间,数以亿计的贫困人口成功脱贫,这是全世界都应为之自豪的成就。然而,全球每9个人之中,仍然还有1人是在饥肠辘辘中入睡。如果1990年到2010年之间的经济增长方式更为利贫,那么今天就还能再有7亿人口成功脱贫,其中大部分为女性。以国内生产总值计算,全球经济在过去30年里翻了不止一番,各类收入水平都相应得到提高,全球极端贫困率也随之下降。正如图1中橙色曲线所示,1988-2011年间,各类群体的实际收入都有所增长,居于全球收入分配中间层的群体增长尤为明显。增长率最低的是那些收入较高人群,这是2008-2011年间全球金融危机所导致的直接后果,金融危机对高收入国家打击尤为严重。受20082011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图1形成了着名的“大象曲线”(elephant-chart)柔和版,该图形备受关注,因为它突显了过去30年间收入最丰厚的群体——中间阶层和最顶层。

        如果按照收入状况将全球人口分成10等份,不同区间收入绝对增长呈现出高度不平等。正如图1蓝色曲线所示,即便将2008年后经济状况对收入的打击因素考虑在内,也比单纯看经济增长率更能一目了然地说清楚不平等状况。1988年至2011年间,最贫穷10%人口的收入增长了65美元,相当于年均增长不到3美元;而最富有1%人口收入增长则是前者的182倍,增长了11,800美元。乐施会研究发现,过去25年中,顶端1%人口所获收入已经远远超过底端50%人口的收入总和,近一半的收入增长总值(46%)为最富有的10%人口所占有。与之对比,全球最贫困的10%人口还生活在每天支出低于1.9美元的极端贫困线下,上述财富占有比例至关重要。世界银行已预测,基于当前收入分配状况,我们将无法在2030年以前实现消除贫困的目标。考虑到各国国内贫困线都高于每天1.9美元标准,该目标本身已是一个很稳健的设置。全球有近一半的人口,即约30亿人都生活在“道德贫困线”(ethical-poverty-line)以下。“道德贫困线”是指能保证人们活到70岁正常寿命的情况下,每人每天所需基本生活费。

        图1:1988-2011年全球收入增长情况  

        

        来源:作者计算,使用拉克纳和米拉诺维奇(Lakner-and-Milanovic,2013)数据。所有收入均依据代表2005年真实收入的当年美元购买力平价(PPP)计算。

        无论富国还是穷国,不均衡的收入增长(伴随持续加剧的收入不平等)一直以来都受劳动力市场的趋势推动。总收入由劳动收入和资本回报构成,劳动收入由劳动者赚得,而资本回报却给了资本所有者。纵观全球,我们发现工人能分得的份额日渐稀薄,而资本拥有者的所得却持续增长。即使是在中国,这个在过去10年中工资差不多翻了3倍的国家,受高资本回报率的推动,总收入增长速度依然比工资增速更快。由于最富有群体占有大部分的资本,所以不断增加的资本占比几乎都让处于分配顶端的富豪们大获其利。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最新研究发现,过去30年中,美国最底端50%人口的收入增长几乎为零,而顶端1%人口的收入则增长了300%。很明显,一直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是排它性的,是被极少数特权阶层独享独占的。

        持续扩大的收入差距  在劳动力构成中,工资的差距正在不断加大。新兴经济体国家中,低技术部门的工资始终落后于生产力的发展;而在不少富裕国家里,此类工资则呈现停滞不前的状态。与此同时,财富顶层人士的工资却一直在节节攀升。在伦敦富时指数100强公司中就职的任何一位企业首席执行官,其年收入都相当于1万名孟加拉国服装厂工人年收入之总和。印度最大的信息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薪水是其公司普通员工的416倍。发达国家的工资不平等状况更为严峻,这也是造成收入不平等的最主要驱动力,没有之一。在那些不平等状况有所缓解的国家中,情况得以改善的原因正是底层人口实际收入获得强劲增长。以巴西为例,从2001到2012年间,底端10%人口实际工资的增长速度超过了顶端10%人口。这要归功于进步的最低工资政策。在不少工资差距持续扩大的发展中国家,拥有不同技能、不同教育程度的工人之间的收入差距是造成收入不平等的关键所在。受教育程度更高的高技能工人的工资一直在涨,而低技术工人眼见着工资不断下降。亚洲收入不平等多项成因中,工资差距占到25%-35%。

        低薪工人的工作机会和薪酬被不断压缩,导致那些只求糊口的群体难以拥有稳定的工作。2008年,尼泊尔工人平均月工资仅为73美元;2012年柬埔寨工人平均月工资为121美元;而2013年巴基斯坦工人平均月工资约为119美元。由于低工资水平,巴基斯坦和柬埔寨也跻身于全球工作贫困最严重的国家之列。在不少国家中,甚至是法定最低工资都难以达到体面生活所需的标准。多米尼加共和国的香蕉工人,最低工资额只有生活保障工资(livingwage)的40%;孟加拉国的最低工资额还达不到维持一份体面生活所需的20%。对于不稳定的工作,女性和青年人最脆弱,也最易受到伤害。在绝大多数低收入国家中,每3个年轻人中就有2人要么处于脆弱的自雇状态,要么成为无报酬的家庭劳动力。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大约40%年轻工人属于合同工、临时工,或非自愿兼职工作等非正规就业。

        工人集体议价权不断衰减  就业市场结构的改变、以及随之减少的劳资谈判,都使情况变得更糟。各种各样的因素导致工会成员中,工人所占比例不断减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现,在发达国家中,工会会员下降的趋势和顶端10%人口收入占比不断增加之间存在密切联系。在丹麦,根据劳资谈判协议,一名在汉堡王(Burger-King)工作的工人每小时能挣20美元;而同一家公司在美国的员工,因为无法获得和丹麦员工同样的谈判机会,就只能挣得8.9美元。发达国家中“零工经济”环境下自雇工人数量的增加使得工人们的经济状况更加不稳定,因为他们只能承担具体某些活计,不能成为公司正式雇员。2016年10月,英国针对优步公司(Uber)的裁决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根据该裁决,优步公司须向司机支付生活保障工资,并确保司机享有带薪假期。在这个新兴行业中,这一不利于公司的裁决彰显出对工人权益的认可。在低收入国家,非正规就业一直是普通民众至关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对于女性而言尤其如此。在这些国家中,工人并不享有最低工资,工人权益基本无保障,因而也更容易遭受虐待。

        巴西家政工的法律保护

        大部分巴西家政工人是女性。2015年,政府颁布了一项法律,旨在为家政工和其他行业工人平权。研究显示,在新法执行过程中,约140万家政工人在“e社会”(eSocial)平台上登记注册,这是个综合了劳动、福利和财税义务的系统。

        “e社会非常重要,因为现在我们有渠道了解多少工人接受管理,而他们的权益也受到法律保护。我相信这个趋势会逐步增加,人们意识逐渐增强,就会来登记,那些需要做的事情都将一一落实。在法律出台后,青年家政工人数有所减少,对我们来说,这是件好事。我的曾祖母曾是奴隶,我祖母、我妈妈和我都曾经是家政工。我从10岁就去给人家里做工了,根本没机会学习。如今,看到你们让年轻人去读大学,干家政工的年轻人数量减少,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胜利。我们家政工需要数代努力,才有可能在其他行业中获得成功。一个女孩,只要她愿意,她可以当佣人,但那不应是她唯一的出路或命运。2008年,卢拉总统(PresidentLula)签署了一项法令,禁止家政行业雇佣18岁以下童工。当时还有人提出批评,觉得这很荒唐……我们并不是想让(这个孩子)流落街头或是去工作。我们想要他/她能去学校,这样将来他/她才可能成为医生或工程师。这样孩子们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只能去做家政。”

        来源:巴西全国家政工人联合会(FENATRAD)主席克鲁扎奥利维亚(Creuza-Oliveira)的访谈。

        女性境况依然每况愈下  关于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如果一定要评价谁赢谁输,我们会发现其间存在着重大的性别差异——女性更可能处于收入分配的最底端。纵观全球,妇女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程度几乎比男性低27%。中东和北非仅有1/4的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在南亚,这个数据为1/3,而该地区男性参与劳动力市场的比例达到3/4。一旦进入劳动力市场,妇女就比男性更有可能从事不受劳动法规保护的工作。而且,女性在正规就业中的收入水平长期以来也低于男性。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的社会性别年度报告指出,上一年度经济参与中的性别差距实际上更为严重了,照此情况,大概还要170年才有可能实现男女同工同酬。男女两性在报酬上差距如此之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歧视,同时也因为妇女都从事着低报酬和兼职工作。因为两性工资差距、以及获得社会保障有所区别等经济不平等因素,女性能挣到的薪资要比男性少31-75%,在女性一生中,这些负面因素不断叠加,其境况只会每况愈下。表2显示,即使在已经基本消除受教育程度差距的发达国家,高收入群体依然以男性为主,女性也仍然需要过量承担无报酬家务劳动。

        表2:发达国家劳动力市场的性别分化  

        

        来源:http://www.lse.ac.uk/InternationalInequalities/pdf/III-Working-Paper-5---Atkinson.pdf,经济与发展合作组织数据《就业:从性别视角看有偿和无偿工作所消耗的时间》。

        *可获得最新数据的年份

        造成财富和收入不平等不断加剧的种种发展趋势日渐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的经济。在贫富分化不断激化的过程中,企业和超级富豪们均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网上游 发表于:2017/1/19 11: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