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忠路三号 的博客
     我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41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0
  • 浏览数:35345
  • 开设时间:2016/12/1
  • 更新时间:2017/1/20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张自忠路三号主页 >> 文章 >> 顾土有话说 >> 浏览信息《难忘吃大油的年代》

    顾土有话说 | 评论(0) | 阅读(7364)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四   晴天 
    主题 难忘吃大油的年代

    吃大油的年代

        顾土

        大油,也称猪油、荤油。我经常去超市问有没有板油,想回家熬点大油,但回回碰壁,肉案后面的师傅一概摇头。为什么没有?因为没人买。我家附近都是村庄,还有大片大片的田地呢,可就是没什么人再吃大油了。反倒是去台湾,各种小吃里多少都有点大油,日餐里面放大油的也不少,一股香气扑鼻。

        其实,大油在30多年前很普遍。那个年代植物油购买限量,每月每人半斤,只能靠炼大油贴补,而且大家肚子里寡油,所以大油显得更富油水。我小时候常常被大人一大早遣往副食商店买板油,可是售货员也是一通摇头,只有通过同学的母亲——副食店的售货员,走个后门,偶尔才能买到一块。没有板油就用肥肉练油,肥肉那时也很抢手,如果售货员切的瘦肉多了,可能还会遭到一通抗议声。不像现在,人人都买瘦肉,好像猪也成了瘦肉型。

        在吃大油的年代,大油还可以象征着关照。梁实秋回忆胡适的文章里就说,胡适请他们去安徽菜馆吃饭,一进门,伙计就用家乡话朝里面高喊一声,意思是,熟客来了,多加一勺油啊。油,是大油。油水给的多,是照顾。11岁那年,我随父母下放江西余江农村,我们兄弟三个独自住在锦江镇。出了家门不到半里路有一家屠宰场,屠宰场的门口是小饭馆,专卖猪血汤,5分钱一碗。我们每周过去喝一碗,补一补。店里的小厨师,好像也就十七八岁,一见是我们,总往我们的猪血汤里多放一勺大油。他那双笑眯眯的眼睛,我至今难忘。

        吃大油也有不堪回首的记忆。我当年插队村子里有位70多岁的失明老人,我们在一起起猪圈时,因为饥肠辘辘,就总说什么好吃,来点精神会餐。他说人生最好吃的是将生板油抹在贴饼子上,“好吃去了!”闻后,我错愕良久。他年轻时是个乞丐,但他总说那个年代好,听见他的理由,尽管我当时特积极,但也无言以对。

        前些日子,一位江西籍的年轻同事邀我去北京的江西菜馆吃饭,我一看菜单,就点了一份韭菜炒油渣。他见我这把年纪,马上提醒我,油渣少吃。但我依然坚持。已经很多年没有碰过油渣了,想起那股油香,口水都可以冒出来。我在北方农村落户时,最想吃的就是油渣饼,一层厚厚的油渣被薄薄的面皮裹着,油直往外渗。一年大秋,我从早晨5点下地一直干到晚9点,饥肠辘辘,就赶了10里路,去正在公社当电工的哥哥那里讨点肉吃。他去食堂一问,早就熄火了,只有晚饭剩下的油渣饼还有9两,就着凉水,我狼吞虎咽,全部塞进肚子。这顿饭,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最香的一次。

        现在炒菜,我总是想放点大油,但又想起各种饮食提醒,说是会这高那高,只得放弃。不过,大油的诱人味道,我念念不忘。
    张自忠路三号 发表于:2017/1/19 11: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