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毛狗狗的博客空间
    与兴趣相同者翱翔于思想的天空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3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0
  • 浏览数:514
  • 开设时间:2017/8/12
  • 更新时间:2017/8/14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卷毛狗狗主页 >> 文章 >> 讲故事的人 >> 浏览信息《那些年,那些事……(1)》

    讲故事的人 | 评论(0) | 阅读(245)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六   晴天 
    主题 那些年,那些事……(1)



    大院

        我出生的那个大院,没有院墙,也很简陋,简陋到孤零零几排营房,和周围长着的树木;之所以说是大院,是因为它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字,一个足以让人羡慕的名字: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字九二一部队!。咋样,够牛吧?那当然了,不够牛能让数十万大城市的知识青年蜂拥而至?

        那么,这是个什么样的部队呢?要说起来,这个部队可真是有点奇特,不穿军装,各自为家,一手拿枪,一手扶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食的是人间烟火,全都是饮食男女。如果你是上世纪生人,亦或是在边陲生活,立马就猜得出这是何种部队;事实上,你猜对了,这个所谓的部队,就是新中国历史上独有的、足以彪炳千古、载入史册的农业生产建设兵团。

        若干年后的今天,大院子女已经成为一个品牌了,一个到处张扬的品牌。这些子女是什么样的子女?那当然是显贵的子女了。战争时代的英雄,在进入和平年代后,有了可资利用的资本,住进了一个又一个的大院,院门上少不了唬人的招牌,他们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性,繁衍了子女们与生俱来的高贵性,大院子女就成为中国社会政治生态中的一个品牌了。

        同是大院子女,此大院非彼大院,高低贵贱便有了天壤之别。那大院的子女,穿着破旧了的将军服,招摇在都市繁华的街道上,鸟瞰着芸芸众生;这大院的子女,沐浴在广阔的原野中,上树掏鸟、下河戏水,仰望着天空繁星。

        此大院非彼大院,老牛车非奔驰车,但院终究都是院,车也终究都是车,柴扉小院并不羡慕侯门深院,老牛车也不嫉妒奔驰车,侯门深院虽然富贵,也有其寂寞之处,柴扉小院虽贫贱,也有其欢快之时,老牛车的悠闲岂是奔驰车所能比拟的?老牛就地啃草即可负重前行,奔驰少了油料顿成一堆烂铁。人世间,太阳的光辉最是公平,都市和农村同等照耀,因为空间的辽阔,原野更加生机勃勃,生命力的昂扬,代表着未来的方向。

        笔者就出生在被称之为农业生产建设兵团的一个大院中,这个院其实不大,也很简陋。人的出身是不可以挑选的,既不可以挑选父母亲,也不可以挑选地方,就像原野上的花草一样,有了阳光雨露,它就茂盛地生长了。

        有的人的出生是贵重的不得了的事,生在洁净的产房就不说了,或许还会“云气结于上空,圆如车盖,终日不散”,或“赤红的光气环绕产房,并伴有奇异的香气一夜不散”,或“红光满室,映红夜空”;要是没能生在洁净的产房,生在普通的茅草屋了,那也得有个说法,如:“外面雷电交加,风雨大作,天地为之昏暗,有蛟龙自天外破窗而入,盘旋于产床之上”;要是这个异象也没有,可以打上只鱼,从鱼肚子里发现个“大楚兴、陈胜王”来。贵人自有天象,天生就不是凡人,天之子也。

        普天之下,更多的是芸芸众生,出生时绝没有非凡的传奇,简单到就像是母鸡下蛋一样,”噗嗤“一声,了了,这个世上就多了一个吃粮食的人;有的人因为母亲”噗嗤“的频繁了一些,成了多余的人了,还要给这个社会交纳抚养费;更有甚者,一些偏僻农村,为了生个男娃,哪怕是前头生了几个女娃也不嫌多,就是个不停地生,搞不明白,为啥非要生个男娃呢?是他们家有个皇位要传吗?

        兵团的人最大气,男娃女娃都是娃,不管身在哪里,一样的珍贵;笔者出生的那天,母亲去茅房解手,一不小心,把笔者给生茅房了,要不是笔者“哇哇”地哭叫,说不定就给丢茅房里面了。

        基于上述原因,也许笔者的名字该叫个“茅生”;好在笔者生茅房的那年,情况发生变化了,农垦摇身一变成兵团了,笔者也时来运转了,不用叫“茅生”了,可以名正言顺地叫“军生”了。

        尽管这个军有点杂,看上去不太像个军;就像我生得惨不忍睹,看上去不像人一样。
    卷毛狗狗 发表于:2017/8/12 23:3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