壶公评论
    文化现代主义论证
最新公告
求索:

羿把日射去了九个,天地昏沉,
山崩地裂,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

夸父从海西的崇山峻岭中惊醒,望着日出匆匆,悄悄然西逝。
他要为莾林留住温暖,他要为湍流挽回光明,
于是伐闽山之木为拄,向着逝去的太阳追去。

渴了,他喝尽了黄河的乳汁;
累了,他又饮干了渭河的浊水;  
他蹒跚着,扑在罗布泊的边上舔着湖床上的水渍;
他撑住自己的身子,向着太阳落下的地方倒去。

大地记忆着他的脚迹,山川托起他的躯体;
他的拐杖插在大漠之上,成为一片绿树,
和着西去的风唏嘘。

――摘自壶公评论《大同论》

本愽立意在与读者的交流和笔者思维的保存。文章全部为原创。转帖请署名“壶公评论”,以避免不必要的纠纷。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170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248
  • 浏览数:319155
  • 开设时间:2006/3/1
  • 更新时间:2018/3/14



  •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壶公评论主页 >> 文章 >> 史哲札记 >> 浏览信息《辜鸿铭、鲁迅文化主张的致命缺陷》

    史哲札记 | 评论(0) | 阅读(441)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一   晴天 
    主题 辜鸿铭、鲁迅文化主张的致命缺陷

    百年之前,辜鸿铭先生对西方说:
    我们的哲学家曾有过用法律和秩序治理国家的梦想,你们却用枪炮把这一梦想打得粉碎。现在你们又来向我们的青年人传输你们的经验。你们将你们邪恶的强加给我们。
    可是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是一个对机械有着天赋的民族吗?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拥有四万万世界上最讲实效,最为勤奋的人们吗?
    难道你们真的认为我们需要很久的时间才能学会你们的技术吗?
    当黄种人也可以制造出同样精良的枪炮并迎面向你们开火时,你们白种人还会剩下什么优势吗?
    你们求助于机关枪,可是到最终你们将在枪口下接受审判。
    认识东西,辩异华满:
    辜鸿铭先生说得很有激情,在当代中国能够引起很强烈的共鸣。但是,在梁启超看来,能够让晚清青年“像触着电气一般,震得直跳”的事情是明末理学家朱舜水关于满清亡中华的历史叙述。
    梁启超在日本见识了明末理学家朱舜水关于满清亡中华的历史尤其愤怒,他写到:
    “舜水尤为伉烈。他反抗满洲的精神,至老不衰。他著有《阳九述略》一篇,内分'致虏之由’、'虏祸’、'灭虏之策’等条。末题'明孤臣朱之瑜泣血稽颡谨述’。”
    梁启超写到:
    “这类话入到晚清青年眼中,像触着电气一般,震得直跳,对于近二十年的政治变动,影响实在不小。”
    梁启超不能不有这样的感慨:
    “他死后葬在日本,现在东京第一高等学校,便是他生前的住宅,死后的坟园。这回大震灾,侥幸没有毁掉。听说日本人将我们的避难学生就收容在该校。我想,这些可爱的青年们当着患难时候,瞻仰这位二百多年前蒙难坚贞的老先生的遗迹,应该受不少的感化吧!”
    对于梁启超观点给予明确证明是晚清学人陈天华,其诗《警世钟》写到:
    “长梦千年何日醒,睡乡谁遣警钟鸣? 腥风血雨难为我,好个江山忍送人!
    万丈风潮大逼仄,腥膻满地血如糜; 一腔无限同舟痛,献与同胞侧耳听。”
    陈天华情结还可见于谭嗣同的《仁学》,邹容的《革命军》等等,此二作都“像触着电气一般”令读者“震得直跳”。例如孙中山,1903年10月5日孙中山到达檀香山。此前梁启超以“名为保皇,实为革命”为名组织保皇会失败,孙中山向华侨散发了数千册《革命军》,11月13日起又连续3天发表演说,号召“必要倾覆满州政府,建立民国,革命成功之日,效法美国,选举总统,废除专制,实行共和”。提出只有革命,才能拯救中国于目前危险和悲惨地位,檀香山成了革命党人在海外的一个重要据点。
    同样令人有“像触着电气一般,震得直跳”的是关于反满女杰秋瑾的事迹:
    1907年春,秋瑾同徐锡麟秘密组织“光复军”,7月6日徐锡麟在安庆起义中失败牺牲,10日秋瑾得知消息,明白清政府马上要来追捕。众人劝她速离绍兴,但她却把所有同志安排撤离,唯自己独自一人孤守在大通学堂。她说:“革命要流血才能成功。”实现自己加入“同盟会”时许下的诺言:“危局如斯敢惜身?愿将生命作牺牲。”
    1907年7月13日,秋瑾被捕后,次日面对审问秋瑾写下“秋风秋雨愁煞人”七字,寄托不了情怀。1907年7月15日凌晨,秋瑾从容不迫地走向刑场,英勇就义,她为了推翻满清,为中华民族伸张正义,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时年仅32岁,后誉“鉴湖女侠”,令人无限敬仰。
    有感于中华精神,日本作家永田圭介写作《秋瑾——竞雄女侠传》,文章中记录了秋瑾与鲁迅的对立,准确地说,这是时人对中华文化的不同理解。
    秋瑾与鲁迅都是浙江绍兴人,如果溯之于明末清初的钱谦益、吴伟业、龚鼎孳等,都可以列于“江左”学系,但是论于文化精微,其差别还是在原则性级别上的,即对于满清部落政治与满清文化的认识。
    应该了解,曾国藩与其学生李鸿章、俞樾一系和满清的关系是藕断丝连的,鲁迅曾经师从俞樾的门徒章太炎,章太炎本名章学乘,慕顾炎武反清意志而号太炎,反出师门,但是鲁迅的思想显然不如章太炎思想之纯粹,其一即在反对满清文化一节上。
    我们通常认为鲁迅是一个硬骨头,但是在秋瑾这一代英雄目中并非如此,如中国政法大学历史研究所所长、教授郭世佑的作品《秋瑾判鲁迅死刑,罪名:投降满虏卖友求荣》记述:
    1904年,鲁迅在日本遇见秋瑾,从而走上反清革命道路,他多次在集会上慷慨陈辞,鼓动暗杀。不久,他接到暗杀任务,却临阵退缩,遭秋瑾唾骂。1905年,秋瑾以“投降满虏,卖友求荣”的罪名,宣判鲁迅死刑,并拔刀高喊“贼人吃我一刀”。
    《秋瑾——竞雄女侠传》披露了秋瑾与鲁迅留日的冲突,文章细述革命文豪陈天华因抗议日本颁布“取缔清国留学生规则”而蹈海自杀和宋教仁、秋瑾等组织追悼活动的经过,云:
    翌日(12月9日),留学生们公推秋瑾为召集人,在留学生会馆中的锦辉馆召开陈天华追悼会,会上,她宣布判处反对集体回国的周树人(鲁迅)和许寿裳等人“死刑”,还拔出随身携带的日本刀大声喝道:
    “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
    “像触着电气一般,震得直跳”的并不只是上述三人,而是整整一代优秀青年,例如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等等。历史上,中华民族的知识青年反抗力度最大的事例就发生在满清入主中原与满清垂亡之时,这一史实说明,东西之辩与华满之证是不同级别的,前者是一个抵御外寇的命题,后者是关于亡国、亡天下的认识。
    辜鸿铭贯通中西,融合孔孟,可与同时代的王国维、陈寅恪共为一翼。这一代学者中的杰出者都有强烈的国家情怀,也同样表现为保守主义,例如王国维被诬指殉清,陈寅恪也同样有颂清文字,辜鸿铭于此也含混,可谓能辩东西,不证华满。这是他们的理论不彻底的一面。而王国维从历史和哲学上说,陈寅恪从人性学上说,则又是一个更为深刻的讨论,因此王国维殉清是谬说,陈寅恪颂清是另说,笔者在《生命礼赞》中企图说明此问题。
    故以此论文明优劣不得结论,一定要把华、满两个文明分开看。
    历史是可以推证的,但是历史是不能臆断的,辜鸿铭、王国维、陈寅恪,都是贯通中西,融合孔孟的大学者,他们的学说是西学东渐时代联系中西的桥梁,在中国向世界开放,在中国走向超级大国的时期,在中国张扬软实力的时候,了解这一些先行者是非常必要的。对他们的解说是对历史的理解,不能臆断。
    而华、满文明之别是要讲清楚的,在15-16世纪入华的西方传教士常常把明王朝看成是一个哲学家治理的国家,这一点与他们接触的以理学为理论的中国官员和学者的言行和政治主张有关。但是满清是一个以杀戮治国的野蛮政权,至辜鸿铭时代已经做威风丧尽,在西方学人目中,例如近代法学奠基人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例如大历史学家英国人汤因比都以鄙视的笔调描述这一个充满罪恶的文明。
    讨论及此,我们当然明白华、满文明不能混为一谈,否则中国软实力不能张扬。
    满清以杀戮治国的野蛮后来为侵华的日本人所效仿,南京大屠杀就是杀人立威的典型事例,所效仿的榜样就是扬州十日、嘉庆三屠。对扬州十日、嘉庆三屠的谴责是推翻满清的重要依据,但是现代中国人谴责南京大屠杀却不能谴责扬州十日、嘉庆三屠,谴责日本侵略却不能谴责满清杀戮,于是历史不明,理论模糊。
    人之为人,这是多么巨大的诱惑,我们当然能够理解陈天华、秋瑾那一代人所作出的牺牲,我们同样能够明白辜鸿铭、鲁迅文化主张的致命的缺陷。我们必须清除满清文化,并非只是历史研究的必须,是我们返回中华道统的必须,也是把中华文明置于发展之文明位置的必须,更是我们走出奴隶意识,建立公民意识的必须。
    壶公评论2018/2/12写于东岩山麓
    壶公评论 发表于:2018/2/12 16:4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