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李尔博客
    系统默认创建的个人信息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611
  • 收藏数:0
  • 图片数:2
  • 评论数:694
  • 浏览数:511148
  • 开设时间:2009/8/2
  • 更新时间:2016/11/24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2015年9月5日 12:10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热炕
    我说蛋炒饭你想起了高粱,我说高粱你想起了热炕,我再说热炕你是否会想起可怜的爹娘?  
    改革开放以前百姓们都住平房,南方人多睡床而北方人家多睡热炕。在关外、口外,家家必有热炕,有的炕比较高级还带有一段火墙或铁烟筒,利于分配灶台的火力。冬天,百姓对热炕赞不绝口,嘴里常常念叨——家暖一盘炕呀!炕当然是盘在屋子里,三面靠墙,向外的那边是用青砖垒起的矮墙,炕的宽度与房子的宽度相等,炕的长度不超过两米,对大多数身材矮小的国人来说足可以伸展开两腿了。
    如果是身材在一米八左右的人,睡在炕上就不能正南正北,身体需做一定角度的倾斜,不然两脚总蹬墙,常常会把枕头拱到地上。炕比沙发和床都高了不少,坐在炕沿,人的双脚就会离开地面呈悬垂状,有的男人坐在炕上盘起二郎腿就完成了空中的造像。有的女人怕坐在炕沿失去了风度,只好半坐半倚,应当很累吧?
    绝大部分人家没有方桌、椅子,但都有炕桌一只摆在炕的中部,吃饭时,一家人就盘腿围坐在炕桌旁,女人的位置通常斜倚在炕沿边,这样她做起后勤工作(盛饭、递饭、拿醋、剥蒜)才比较方便。每当到人家做客,习惯在方桌旁坐椅子的我总坚持说:“我不会盘腿。”就不脱鞋上炕,其实我怕的原因是:一怕袜子的破洞对外公开,二怕袜子的嗅味惹得别人讨厌。
    热炕一般与砖盘的锅灶相连,锅灶也有不同的叫法,有人叫锅台有人叫灶火。做饭时的烟气就通过热炕再从烟筒排除,既做了饭又暖了炕,一火两用,如此就节省了能源。
    盘炕是技术活,决不能实行外行领导内行那一套说教,要请行家里手来做,我发现炕的结构设计必须符合空气动力学的原理。外行人既不懂理论又不懂技术,盘的炕常常会排烟不畅,每当做饭时土灶向外喷烟,弄得家里烟熏火燎,返工的现象经常出现。
    城里人的灶台一般烧煤,烧煤要用风箱鼓风助燃,手拉风箱杆一进一退,拉风箱的人一仰一俯,踢踏、踢踏之声不绝于耳,加上时不时传来的高音喇叭之声,汇合成了时代的音响啊!
    而农村的土灶大多烧柴草或庄稼杆,拉风箱就成了间歇式的运动,添柴添草时刻不能停止,看着农村妇女汗珠落地,深感女人们做饭也不容易啊!
    人睡在热炕上,最初钻进被窝并不感到温暖,但很快褥子热了,温暖传来,寒意全无了。孩子们常常在睡梦里把被子蹬开,母亲就担当者盖被子的责任,以防孩子感冒。
    农村很多人家屋里不烧铁火炉,整个白天不得不在寒冷中度过,夜里睡在热炕上,夫妻相拥相抱,那真是一种幸福的享受啊!怪不得农民喊着说:“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那是他们心中理想的天堂。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有一位北京知青初中毕业,在家里从没睡过热炕,她写家信告诉父母:夜里我和一个老大狼睡在坑上------家长接到此信,坐卧不安,急如星火般地赶来探望,原来姑娘是和老大娘睡在炕上。
    如今人们全住楼房,睡在床上,我也同样如此。冬天晚上当供暖不好时,穿拖鞋的双脚常冷的发僵,睡觉时两脚在被子里迟迟暖不过来,我不喜欢用电褥子,更不会用什么电热宝一类的东西,两脚不暖,就迟迟不能入睡,此时就想起了热炕的好处。
    在睡热炕的日子里,父母全在,衣食全不用自己费心,如果让我回归过去再睡热炕,多好啊!想在家中盘一座热炕,因为怕把楼房压垮,迟迟未能动手,想说的话也还有,一同付诸阙如吧。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2) | 引用(0)


    2015年9月5日 12:01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高粱米
    有一年冬天曾在高密呆了一天,为什么到了那里我真想不起来了。
    高密给我留下的印象还保留着三点在记忆中。高密的地理方位在潍坊以东,到胶州是火车一站的距离。我住的旅馆没有暖气也没有火炉子,在屋里冻得我浑身发抖。
    因为高密是红高粱故事的发生地,我就特意问当地人:高密盛产高粱吗?当地土著听了摇摇头回答说:高粱产量太低,种的很少了。
    红高粱影片我看过,只知道了张艺谋和巩俐,待到现在才知道故事的写作者是莫言。
    我在高密没见过高粱并不等于我从来没见过高粱,高粱长得很高,和玉米相仿佛,在庄稼群落里他俩是巨人族。高粱结米的穗子长在最高处,那是高梁的头。当风吹起来的时候,高梁的红穗子就不停地摇摆,就像歌唱演员不停地左右摆头一样。
    有一句歌词是——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那说的是抗日战争期间的景象,后来也是很少见到高粱了。八三年,在沈阳走进了一家饭馆,卖的主食就有高粱米饭,搭配的菜是一盘豆腐,豆腐上面淋了一层褐色的粘稠物,最初以为是北京面茶上面的芝麻酱,细看才发现是一滩黄酱。吃的人在用筷子从豆腐块的上部往下刮削,然后再拣到高粱米上,再扒到嘴里,呼噜一声咽到了肚子里,心想这人是吃高粱米的行家里手,我不能也!
    如此说是因为我在小时也吃过很多次高粱米(政府配给的白高粱米,),吃高粱米就像吃老玉米一样,如果细细地咀嚼,吃不了半碗高粱米两腮就会酸痛,咀嚼肌再难继续工作,民间就有歇后语说:日本人吃高粱米——没法子!
    H市人在吃高粱米时也照样没法子,在身边响起了一片抱怨声。但我却有法子对付高粱米饭,我的办法是先把菜汤倒入高粱米饭中浸润搅合,就像在高粱米中加进了润滑剂,送入口腔中的高粱米略加咀嚼就应当迅速下咽,让高粱米在胃部互相研磨去吧!不饿就好啊!在没有菜汤的陪伴下,那位东北的高人居然能把高粱米顺利下咽,怎不佩服呢!
    西北地区也有高粱,是纯粹的红高粱,红高粱米粒比起白高粱来较小些,当地人没有吃高粱米饭的习惯,高粱米通常用来喂养马匹。人们总是把高粱米磨成面粉掺合到莜面里来吃,这种莜面叫二莜面,二莜面我也吃过,面前是一片红红的鲜艳色彩,煞是好看啊!二莜面蒸出的长条没有韧性,总是在碗中自动折断成了短节状,扒进嘴里味道也差,那纯粹是穷人的食粮。
    事过境迁,如今真再想吃一回二莜面,难啊!不会成了特供食品吧?我想。
    在超市偶尔还能看见高粱米在出售,看到它就想起了童年,想起了母亲,因为怕和眼泪一起吞下,就再没品尝高粱米的滋味。
    高粱是做酒的好物料,高粱酒在北方是正宗的白酒,极受欢迎。如今仍有卖家打着高梁酒的招牌,实际做酒的高粱早就被玉米所代替。能喝上玉米做的高粱酒也很不错,总比用酒精勾兑的高粱酒强多了吧!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9/5 12:02:55编辑过]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4) | 引用(0)


    2015年9月5日 11:56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蛋炒饭
    蛋炒饭,三个字很简练,简练得跟中国的诗词一样,有的诗简练的让人弄不懂是甚么意思。通过了一番释疑,我明白了蛋炒饭就是大米饭炒鸡蛋,但直到今天我仍然会说大米饭炒鸡蛋,因为我父亲就是这样叫的。
    类似的事情还有,比如吃炸酱面,有人把搭配的黄瓜丝、豆芽等叫做面码,而我仍称作菜码。
    我吃蛋炒饭做法很简单,只需剩米饭(大米饭)、鸡蛋、葱花和盐面,对我来说就觉得是美味佳肴了,如果能用两个鸡蛋(比一个鸡蛋多一个)来炒米饭,那我就觉得自奉颇丰,上天对我不薄,心满意足了。
    到了儿子这一代,儿子吃蛋炒饭提出要另加火腿肠和青豆,因为青豆不能随意买来,儿子只好同意免掉,但火腿肠绝不可少,传统就这样失去了。
    名人们也爱吃蛋炒饭,胡适先生就夸赞夫人江冬秀能做出别样的蛋炒饭,江氏做出的蛋炒饭能吃出鸡蛋的香味却看不见鸡蛋。于是梁实秋先生挺身而出,对此作了专门的解释说:那是先把鸡蛋与米饭调和在一起,然后再用油炒的缘故。梁实秋先生文坛名声逊于胡先生,但对吃的研究却在胡先生之上。看到此节,我不免一笑。
    读书时,常忽而悲,忽而笑,有时还念念有词。妻子每每说道:神经又错乱了。
    名人吃蛋炒饭的故事还有,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就爱吃蛋炒饭,蛋炒饭是那样的香甜,竟使他难以自持,就亲自做蛋炒饭顾不得钻防空洞,美国飞机来轰炸他只懂得钻桌子不懂得夺路奔逃,结果被美国的燃烧弹夺去了宝贵的性命。毛岸英没吃成蛋炒饭,我却吃了很多次蛋炒饭。
    而且很多人偏偏在十一月二十五日这天特意吃蛋炒饭。还说什么要感谢美国飞行员改写了中国的历史,并用金家二代、三代来作比喻。
    写到这里,苟活的我又萌生谢意,谢改革,谢上帝,谢一切值得感谢的人们。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9/5 12:03:45编辑过]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4) | 引用(0)


    2015年9月5日 11:5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日能

    土默特平原一带人们爱说“日能”,动词的日与名词日意思不同,如用皇家语言那就是临幸的意思。纣王精力过人据说可夜度十女,度就是日,百姓称纣王为日能。
    普通百姓没这等本事,每天打交道的人既非帝王也非能人,都不过是普通人而已,真日能的人没有。于是人们就把说大话,办不到的事情称为日能,与河套人说的合砣意思相近。
    如今贪官们多与女色有染,五花八门,色彩缤纷,令看者瞠目结舌。比情史中的秽史更甚,冯梦龙的笔怕也写不过来,我也不想统计多说它。值得一提的是贪官们的床上功夫大大地胜过了百姓,有报道说,有一贪官拥有四个妙龄情人,此贪官向每位情人保证每周性生活不少于两次,这官员是如何做到的?百姓会说:真日能啊!
    天方夜谭故事里的开篇写的是名叫哈里曼的苏丹每日娶来一位女子,人们认为那是虚构的故事,世界上没人相信。但在我们特色的社会里,虚构的故事竟成了血写的真实。这是一个生产传奇故事的时代,日能的人层出不穷,让我们等着慢慢看吧!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2) | 引用(0)


    2015年9月5日 11:51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凯恩斯如是说
    通过连续的通货膨胀,政府可以秘密地、不为人知地剥夺人民的财富,在使多数人贫穷的过程中,却使少数人暴富。
        ——凯恩斯(1883-1946)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2) | 引用(0)


    2015年9月5日 11:48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吃凤尾鱼罐头
    多年前吃过凤尾鱼罐头,一条凤尾鱼入口切莫慌忙吞咽,要慢慢地咀嚼,就觉得越嚼越香,令人难忘。后来,凤尾鱼罐头竟然从货架上消失,代之以其它品种的的鱼罐头,吃起来就觉得索然无味了。几天前突然发现了凤尾鱼罐头出现在了超市的货架上,价格不菲,一百多克的凤尾鱼罐头卖价14元。多年没吃过凤尾鱼罐头了,我在货架前不能离去,犹豫了片刻,终于把一听凤尾鱼罐头买下了。我决定选择合适的时候,在喝酒时把它作为下酒的菜肴。今天中午我兴致勃勃地想把罐头打开,小心翼翼怕被划伤,废了一定的力气啊!五香花生米,豆腐丝加了葱花,再加上炒芥菜丝共有四个菜了。酒已经热好了,开始享受吧!用筷子去夹凤尾鱼,凤尾鱼纠缠在一起,居然不能把它顺利地夹出,再加些力气终于把一段凤尾鱼从罐头盒里拽了出来,觉的奇怪,就细细地端详这尾朝思暮想的凤尾鱼,原来是一段带鱼的尾巴,扫兴啊!入口嚼嚼根本不是凤尾鱼的味道,又上了一当,妈的!一声国骂说出了口,自己的忍耐性和修养性还是太差啊!小小的享受变成了小小的后悔,自我安慰说:还好,比起房产商的欺骗来,这算不了什么。老婆对凤尾鱼没有经验,也就没有批评我不会买东西,幸哉!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1) | 引用(0)


    2015年9月5日 11:47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三个太阳
    上海出现三个太阳的奇观

    专家说与世界末日无关。

    屁民们,要为专家的论断欢呼

    且充满希望

    多出的阳光会驱散

    大地上的黑暗。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3) | 引用(0)


    2015年9月5日 11:45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发自于本能
    活在无序的争抢中
    在庄严的排列里
    低等。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1) | 引用(0)


    2015年9月5日 11:44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太空看中国


      
    简方达:  太空卫星拍摄到恐怖的中国地图。近日,一张太空卫星拍摄到的恐怖中国地图照片在网络流传。从照片上看到,中国国土除东南还有一小块是绿色外,其它地区几乎都呈土黄色。而在中国版图以外的地区(除海洋、沙漠),全是一片绿色。最新统计显示,中国沙化土地已达174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18.2%,沙化面积每年仍以3436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展。



    想想后代人面对的山河

    想想儿孙们的生活

    富贵者在纷纷逃离

    留守者倾听大地的哀歌

    前人,我,无需你们的眼泪

    早已成河。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1) | 引用(0)


    2015年9月5日 11:42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昨日之梦



      
    梦不是真实的经历,也不是故事,所以记忆中的梦境往往不留一丝痕迹。
    昨夜我从梦中醒来,立即进行回忆,终于得到了些许。 我正立在远离城市的荒野,怎么落到了那种处境,梦里没说缘由。我此刻心里渴望的是回到家里,在家里我能得到喘息。看见了一只细高的铁塔,它就是我家附近的铁塔,我的家距它只有几百米的直线距离,我想:如果走到铁塔附近,做圆周性的寻找必然会找到家。
    但铁塔突然消失了。看见几个村姑在一旁悄悄地议论,因为眼光不时向我身上飘来,我知道她们在嘲笑我,不想解释,也不想搭理她们。远远地看右手方向,发电厂的凉水塔喷着白烟,我确定那是西面。我家则在东面的密密麻麻的建筑群中,东边是我回归的方向。一个院子的大门外面站着几个人,我向他们打听道路,他们竟不回答。
    小河淌过去、沟堑跨过去,我发现进入了迷宫一样的建筑群里,从倾斜的土坡走过去,从钢筋上踩过去,最终也找不到路途。前面走来一位中年妇女,我问她:“北门的方向?”父母的家就在北门的附近,只有那里才能接纳我,不管我是多么的凄惨。
    那位妇女听错了问话,她说:电话可以使用,但谈话必须使用英语。问非所答并且错误,禁止使用的应当是英语,而不是汉语。我失望极了,也疲倦极了,失去方向的我,回不了家的我只好坐在土堆上,两眼含泪,准备啜泣。这时我突然醒了,这次是靠醒来又摆脱了困境。
    梦是荒诞的,比如我家住在铁塔附近那是多年以后的事情,几十年的时间在梦里竟糅杂在了一起。人生如梦也多荒诞,遇过多少次困境?一次次我是怎样从困境里走出的?答案仍藏在我的内心里。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9月5日 11:37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天性
    出门看见小孩在胡同里捉到了一只受了伤的喜鹊,不忍心看他戏耍无辜又无助的小小生灵,想把牠要过来或者进行某种利益的交换,那孩子居然无条件地把喜鹊送给了我,我兴致勃勃地双手捧着赶快回到了家中。
    我要让牠享受室内的自由,就把牠放在了地上,以为牠会飞到沙发上,那是柔软舒适的地方。错了!噗噗噗牠竟扑棱着翅膀向阳台冲去,牠以为光明之处必然连通着蓝天,哪想到那里有一层玻璃呢?啪的一声,牠撞在了玻璃窗上。怎么办呢?我找来一只纸箱子,在箱底铺了毛巾又撒了米,在箱子上部又钻了许多通气的小孔,最后把牠放了进去,心想:让牠静静地休息吧!嘭嘭嘭,这只喜鹊不肯受到监禁,挣扎着在不停地撞击着箱壁,这样下去,牠会死的,只好又把牠取了出来,放在地上。噗噗噗牠竟扑棱着翅膀又向阳台冲去,结果牠又一次碰了壁,疼啊!
    这是一只成年的喜鹊,它已习惯了自由难以驯服,牠不愿与我结伴,虽然我是好意对牠充满了怜悯。还是让牠自由地去吧!带着牠到了东面的植物园,把牠放在了绿草地上,牠像躲避撒旦一样,立即展翅从我身边飞走了。我愣愣地站在原地,想到了许多词——同类相聚,异类难容。天性形成,塑造再难。追求自由,拒绝豢养。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1) | 引用(0)


    2015年9月5日 11:34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安康的记忆

    用微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用易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安康位于三省交汇之处,南距四川汉源火车一站的距离,东面不远就是湖北的地界,而它却是陕西的一个专区。安康火车站紧靠汉江,而安康城区却在汉江的另一侧,但离汉江很远很远。火车站与城区之间有运送旅客的巴士,那天我成了巴士的一名乘客。看到的第一道风景是汉江,不由得想起了诗句——汉之广矣,不可方思。我则轻易地坐车度过了汉江,安康桥下的汉江无语东流,汉江的水是一脉青绿,适合游泳啊!正想到此,汽车却把汉江抛在了身后。安康虽然是专区政府所在地,但安康老城里的楼房却不多,(现在怕是变了摸样了吧)但是榕树的存在,给老城披上了绿色。从汉源到达安康,路途并不遥远,但也耗去了半天的时间,肚子早已饿了。安康人吃些什么呢?眼睛就搜寻街边的小吃,一位妇女的食品摊上出卖凉面和饺子,还是吃点热东西吧!我心里想。“来一碗饺子。”然后是静静地观察。饺子被抛进了沸腾的水里,跟北方煮饺子的方法相同,但吃法却别开生面。妇女把饺子连汤一起盛进了大碗,然后一勺辣椒浇在了上面,随后一撮香菜也浮游于清汤之上了。像北方吃馄饨那样吃了起来,又向摊面上望去,一种像螺丝糖般的东西躺在一只盆里,问了一下,回说“那叫麻食。”饺子吃完,觉得饱了,对那凉凉的麻食失去了兴趣,安康的麻食竟未品尝。肚子吃饱,两脚又有了力气,继续行走吧!突然一阵鞭炮声在近处传来,一户人家在办丧事,放鞭炮是吊唁者进门前的手续,相当于北方人吊唁时先烧纸一样。连忙问:“怎么奔丧人不烧纸,只放鞭炮?”安康妇人道:“这是安康人的风俗。”“外地人常说:安康人放炮,莫名其妙。” 在安康的浮光掠影已经过去了多年,只记住了汉江的绿水,带汤的饺子。还有一句话不曾忘掉,那就是——安康人放炮,莫名其妙。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1) | 引用(0)


    2015年1月22日 13:44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孤独
    人生何处不相逢?

    人生何必是相逢?

    人生只有心相伴,

    怎知心在失落中。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0) | 引用(0)


    2015年1月22日 13:4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为张彪老师祈祷
    妻子看见孩子昨晚到今晨QQ号显示一直在线,不问青红皂白,劈头盖脸的一顿批评,于是孩子解释了原因——高中时的数学老师张彪得了重病。
    孩子在宝坻一中(高中部)求学了三年。以前通过孩子嘴里多次地叙述,早就知道了张彪老师。在师生关系比较紧张,师生感情比较淡漠的年代里,学生们称呼张彪老师为彪哥,多么亲切的绰号。
    张彪老师不收学生的礼物,不进行课外收钱的补课。所有的学习要点全部在课堂传授明白,说话风趣幽默,讲课的特点是声音特别洪亮,正是因此,喉部出现了病变。
    很多学生,包括我的孩子在张老师的熏陶下,成绩直线上升,高考的成绩当然就不错了。
    张老师得病的消息一经传出,散布在全国各地高校的很多学生彻夜难眠,不断地互相打问病情与治疗的消息,当然都很悲伤。
    我和妻子听说了此事,当然也很难过,我和张老师从未晤面,心存感激,但话一直没有机会说出,现在我为他祈祷。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学生们的心中,耳提面命的好老师将永远被怀念,永不会被忘记。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2) | 引用(0)


    2015年1月22日 13:40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一九四二
    一九四二
    那时人们没学会说谎。
    一九四二
    那时人们没忘记善良。
    演一九四二的一帮戏子
    在舞台上,
    表演真实的荒唐。
    疯子李尔 发表于 文章默认栏目 | 评论(2) | 引用(0)